兄弟俩卖花,妈妈的时间

摘要:
哥哥和弟弟两兄弟一起去贩花卖。集市上,兄弟俩坐在同一个地方,各自守候着自己的花摊。一个买花的客人,来到哥哥的花摊前,指着一盆开的正艳的看上去像太阳的小花说:这是什么花?菠菜花哥哥说好养吗客人问还

       
临走时,妈妈带我来到菜市场,问我想吃什么,临走了,吃顿好的吧!我什么都不想吃,“最后的午餐”太丰盛是那么的让人悲伤。就这样晃晃悠悠地在菜市场转,没有在一个摊前停下。就快要走完整个菜市场时,妈妈突然在一个卖小鸡的摊前停下了,“本鸡多少钱一斤”“洋鸡多少钱一斤”地问。我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买小鸡干什么”,买小鸡干什么,那么小又不能吃。妈妈笑了笑,来了一句“养啊”。“养?你不嫌脏啊,家里楼上不还有鸽子吗?”妈妈又笑了笑,没有说话,离开了摊位。

哥哥和弟弟两兄弟一起去贩花卖。

       
后来,回到了学校,闲着没事时想起来了这个事,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了。我有点明白妈妈的心情了。妈妈为了给上高中的弟弟做饭,在家做了家庭妇女。爸爸在外上班,白天都不在家,隔三差五地回来一趟。弟弟上高中,早出晚归,早晨起得早赶得急,没时间说句话,晚上回来时间晚功课多,又不敢说句话耽误他时间。我在外边上学,不清楚什么时候有课什么时候没课,什么时候在图书馆什么时候不在,什么时候有事什么时候没事……所以,没有人说句话啊。大白天的就躺在床上,手里拿个手机,这就是她的一天,这就是她的时间,天天这样过,无聊又无奈!

集市上,兄弟俩坐在同一个地方,各自守候着自己的花摊。

       
以前我在家时,最喜欢和妈妈不停地聊啊聊。我把学校发生的事、我遇到的事讲给妈妈听,妈妈把家里亲戚发生的事,讲给我听。闲着没事干,我们讨论早晨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去哪散步,走多长时间……有时还要拌拌嘴,吵上一两句,然后互相都不搭理,过不半天又恢复正常了。那时候弟弟也不太忙,就喜欢凑热闹,我和妈妈讲话他非要插上几句,自以为自己是独到见解,结果常常被我和妈妈训。一天到晚,家里都是我和妈妈的声音。爸爸在家时,还指责我语速太快,妈妈光和我聊天也不搭理他了,他就像个隐形人,有他没他一个样……没办法,妈妈和我总有说不完的话啊!

一个买花的客人,来到哥哥的花摊前,指着一盆开的正艳的看上去像太阳的小花说:这是什么花?

       
这趟暑假回家我才发现,妈妈竟然喜欢养花。我以前是从来不知道她的这个爱好的,什么时候有的。每次上街,遇到卖花的摊,她总要驻足远望,不敢问价,害怕我说她乱花钱。的确,妈妈怎么像个孩子一样,心血来潮喜欢花啊!买花多浪费钱啊,还要浇水施肥换土,麻烦,又没什么用,不能吃。所以每一次我都要训上她几句,调侃一下,催促她赶快走。现在想起来,真是狠自己了。

“菠菜花”哥哥说

       
妈妈太闲了,不知道做些什么好。没有人陪她,时间是那么漫长。别人的时间是海绵里的水,还要挤一挤才有,她的时间就像跑一千六,每一秒都那么难熬。现在去超市,路过卖花的地方,总要过去看一下,有没有合适的买上一盆,填一填妈妈的时间。的确,她太寂寞了。

“好养吗”客人问

                                             

“还行”哥哥说

                                                        清歡知命

“这花喜欢涝还是旱”客人问

“喜欢涝,”哥哥说

“天天得浇有点麻烦”客人有点不太满意

“其实,也不用天天浇”哥哥看出客人的心意,想促成这桩生意。

“这是你养的吗”客人问

“不是”哥哥说了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妥,又赶紧补了一句:“不过,我以前养过”

“多少钱”客人说

“五块一盆”哥哥说

“四块吧”客人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