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曾经

我想,我该换个称呼了吧。不如叫你哥哥好了。好哥哥~~

欣怡:没,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空出来玩啊?

雨诗:在哪呢啊?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星稀。好似秋季高大的树木,只是依稀的几片残叶留离在枝头。随着风摆动着,即将坠落。天边有一颗星星,惟一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哪最远的天边,月亮徘徊在天际,依稀的星星,只是少了那最亮的一颗。

假期。1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莫相惜°

欣怡:在吗?

那个夏天,巨大的混凝土构建出一座又一座的回忆的堡垒。炽热的阳光烘烤着无力的大地,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没有生气。地平线远方开始阴霾,浓厚的乌云遮盖住太阳的光。取而代之的是闷热和沉闷的雷声。天空划过一道巨大的闪电,犹如末日的审判,乌云承载不住雨水的重量,倾泻而下。豆大的雨滴如急促的鼓点,唱和着沉闷的雷声,演奏着世间最有节奏的音乐,宣告着一个季节的结束,另一个季节的开始。夏。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就是那条街咯,那里有很多饭店的。”“哦哦哦,了解啦。”清一点了点头,走过路口把车子靠边停下,一旁的雨诗已经开始一家一家的询问了,清一锁上车子,快步走过去,“有没有招工的啊?”“暂时没有。”雨诗摆摆手,一脸的无奈,“没事,这条街还很长呢,慢慢来。”清一和雨诗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问着,终于找到了一家,是一家店面不大,两层楼的干锅店,由于是夏天,外面还卖烧烤和龙虾田螺什么的。眼看接到就快到头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招工的了。清一说:“不如就这里吧?”“可是这里很累的。”“没事,正好锻炼一下。”雨诗笑了笑,点了点头。

突然街边冲出两个人。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没有反光,只有手中一抹闪亮的银色。“把钱拿出来!”“找死。”只见两人中一人把手中的酒瓶摔到地上,月光照在瓶身上随着它的碎裂在空中画了一幅完美的星空图画。那个身影快速的一摆,一把月光应声落地。沉寂的夜里破碎的声音夹杂着撞击的声音不停地回荡着。一场打斗过后,两个黑色的身影摸着夜色快步逃去。随着步子的声音远去,短发的少年轻声哼了一句“垃圾。”清一擦掉手边的血,看着道边黑暗的角落,说:“不如今天去我家睡吧。”说着一把拉起子城,两个人消失在黑夜中。

欣怡:这样啊,你在哪里上班啊?改天找你玩去咯好哥哥~~

“起床了啊宝贝。”“嗯?几点了?”“我了个宝啊,中午了都,昨天你喝多了,人家子城把你送回来的。”“哦…”清一从床上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昨天朦胧中似乎看到一个人,不,应该是想到了一个人。是她吧,忆菲?清一自顾自的笑了一下。“我怎么这么傻,都分开那么久了,还记得她?”说罢轻蔑的笑了一下。姥姥站在门口:“好啊,一回来就喝酒,还喝成这样,起了床还傻笑。有小闺女相中你了?”“哪有啊,你外甥魅力就这么大?”清一皱起眉头,冲着姥姥嘟了嘟嘴。“哼。什么啊。”“行了行了,都中午了,你不吃饭这里一家人还等着吃饭呢,赶紧洗脸刷牙。”“吃完再洗。”清一撇了撇嘴,但是他知道,还是姥姥最疼自己。

几年前的自己,哪会有这么大的口气?清一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太阳即将消失在高楼大厦中。清一这么多年,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自然会受到别的小孩欺负。小学时就有同学欺负清一,到了初中也是如此。从那时起,清一就决定,要让所有欺负自己的人都要得到报应,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软弱了。于是就这样,清一学会了用武力保护自己。每次有人欺负自己,清一都会二话不说直接一拳过去。为此清一也挨了很多打。就这样清一的性格越来越孤傲。他和子城从小就认识了,那一年他们才一年级,开始的时候子城也很喜欢欺负清一,但是后来不是了。如果有人欺负清一,子城会二话不说上去帮清一出气。就这样,清一靠着多年的锻炼,在学校闯出了一片天地,起码没有人会欺负自己了。

深夜的街头,有两个人并肩走着,差不多的身材,穿着却不一样。一个是短短的风衣,留着稍长的头发,清一认出了那是自己。旁边的人一身深色的运动装,精神的短发。是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江子城。两个人慢慢的走着,甩动着手中的酒瓶,仿佛在开心的聊着什么,清一听不真切。总之就是聊的很好就是了。

想到这里,清一的眼角不觉得湿润了,这下可把雨诗吓坏了。她推了推清一“怎么哭了啊?”清一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快落下去了。“没事没事,我送你回家吧。”“嗯,好吧。”“你家在哪里啊?”“紫薇园。”“哦,原来你家在哪里啊。”清一想起小时候一个很好的玩伴家也在哪里。不觉得心头划过几丝激动。清一拧动电门,没多久就到了雨诗家。“我走了哦。”“走吧,我打车回家。”“到家了给我发个短信。”“知道了。”说话间清一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雨诗也推车回家了。

陌。

清一合上电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呵呵,说话的语气还是没变,不知道这个小孩长大了没有啊。不觉间一张脸浮现在清一的面前,甜美的笑中带着几丝羞涩,很美的笑呢。清一的嘴角轻轻上扬,“谢谢你,欣怡。”

清一:

梦中清一朦胧间看到一个人,宽大的校服仍映衬出她瘦弱的身体,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起来,脸上丝丝朦胧的笑意若隐若现。是她吗?

有缘我们会再见的是吗?记住我,我叫欣怡。我在这里等你。

清一:嗯,有事吗?

欣怡捂着嘴一路小跑回到教室里。那时欣怡第一次和清一离得这么近。后来清一要转学了。欣怡来送他,那次是欣怡第一次给清一写东西,信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清一拿起浴巾围在身上,擦了擦头发,浴室里啊雾霭散去了,镜子上一层朦胧的水汽,清一擦了擦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湿湿的,顺着脸温柔的贴下来,清一很久没有这样看自己的头发了,平时的清一都是把头发吹得很高。他把刘海弄上去,一双浓浓的眉毛从太阳穴蔓延到眉尖戛然而止,仿佛两片柳叶,高高的鼻梁屹立在眉尖下。眼眶不是很深,但是那种很好看的样子。清一满意的对着镜子笑了笑。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完美的笑中含着几丝隐隐的苦涩。是什么环绕在心头呢?

“到了。”轻易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师傅这是钱,别找了。”“这小伙子!哎呦。”清一转身对着司机摆出一个漂亮的笑脸。下车出门了。XX小区门口,一辆电车停在那里,一个身影坐在电动车上,一件白色的上衣,加上一条黑色的背带裤,颜色搭配是清一喜欢的风格呢。看到清一下车,那个人走了过来。“你是清一吧,第一次见到你呢。”“哦,多指教哦。哪里有招工的啊?”“那边,我带你去。”“算了吧,还是我带你把。”清一走到电动车旁,习惯性的捏了捏车闸。“上来吧。”“哦。”很好听的声音呢。人也很可爱啊,呵呵。清一笑了笑,他喜欢那种很可爱容易接近的女生。

因为你,花败了又开。因为你,天阴了又晴。

时值盛夏,下午四点的气温仍然是那么的热,太阳烘烤着大地。清一跑到楼下,推起车子,向着饭店骑去。:今天第一天上班呢,一定要给老板留下个好印象。不觉间,清一的嘴角微微的上扬。漂亮的弧度。

“回来了,还知道回来啊?”依旧是那么重的乡音,还是那么的亲切。清一闭上眼睛,呆呆的竟然没有发现妈妈在背后一直叫自己。姥姥推了清一一把,清一才会过神来。他定了定神,提着行李进了家门,目光还是没能从姥姥的身上离开。

三年前,踏着清晨已有几丝燥热的马路,自己来到了**中学。那时的清一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的小孩。只是每天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学的第一天,清一就注意到了她,一个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女生,后来清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叫忆菲。此后的时候,清一都经常关注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清一的心都会跳动的那么的沉重,或许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吧。这是清一第一次对女生有这样的感觉。清一发现原来放学时和她顺路。于是此后的每天,清一都等她,每天都是学校里的人快走完了,清一才慢慢的推着车子,漫步在校园中。忆菲好像在等人,每天都走的很晚。清一就跟在她身后,天天如此。清一很喜欢自行车,骑车也很快,忆菲也是一样,每次放学回家,骑车都是那么快。

那时一个圣诞节。欣怡终于鼓起勇气去找清一了。她知道清一喜欢棒棒糖,于是就买了一大把棒棒糖拿在手中。“清一,有人找。”正在玩手机的清一抬起头来,向着门口慢慢的走过去。欣怡站在门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清一开口说到:“哦,是你啊?有事吗?”“嗯……”欣怡吞吞吐吐的说道:“内个,圣诞节快乐哈。这个这个是给你的。”“哦,谢谢了啊。”清一结果棒棒糖,回敬了一个漂亮的笑。欣怡的心沉沉的跳了一下,她深呼吸了一下,摆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那,快上课了,我回去咯~~”“嗯。回去吧,慢点。”清一淡淡的说道。

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

广场的时钟指到了十二点,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无比熟悉的钟声。绝念的门口,一帮人打打闹闹,时不时有几辆出租车被拦下来,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走上车。过了一会,门口只剩下辰逸子城还有清一三个人了。辰逸喝的有点多“哥们不好意思了,我有点头晕,先打车回家了。”这时的清一也喝多了,匆匆应答了几句就斜靠在摩托车上。辰逸来下一辆出租车,匆匆上了车。子城没有喝很多,他要开摩托车的,看着出租车的车尾灯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舒了一口气。子城转过身对清一说,上车我送你回家。此时的清一早已不省人事,沉沉的,他仿佛看到一个人,是她,很久没见了哦。

“妈妈我上班去了啊。”“知道啦,路上慢点哦。”话音还未落,清一早已跑下楼去。

辰逸是清一在初一的时候通过子城认识的,他和子城是同学。平时和子城玩的很好,辰逸虽然看起来比较懒散不正经,但是确实是那种肯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还记得有一次,清一要买手机,差300块钱。辰逸看到了,二话不说帮清一补上了钱。平时出去吃喝大部分都是辰逸请客,辰逸常常说一句话,清一印象很深刻。“我也知道提钱很伤感情,跟哥们别客气,哥们也帮不到你什么,缺钱给哥们一个电话就行!!!”

直到那天,暑假的一天,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忆菲提出了分手,清一对着电脑屏幕哭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打出了两个字,可以。开学之后,每每清一主动找忆菲的时候,忆菲都会有意躲开清一。此时的清一总算领略到了心碎的滋味。他放弃了,只是心中一直放不下她。下半学期,清一转学了。临走的前一天,清一脱下自己的校服,让全班的人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唯独是忆菲,他怕自己去找她又被她拒绝。但是他还是去找她了,忆菲没有拒绝,清一在校服最中间的地方留了一个位置,那是属于忆菲的位置。清一看着忆菲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他不能哭,清一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谢谢,低头离开了。那天周五,放学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很安静,清一独自一人收拾着东西,老师走了出去,几个同学围过来,对清一说着那说着这。清一看着忆菲,她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然后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此时的清一终于忍不住了,苦涩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泪水顺着清一英俊的脸庞滑落到衣领上,绽开了一朵朵灿烂的泪花。忆菲起身走了,清一擦了擦眼泪起身那好东西追了出去。一路清一都在忆菲后面慢慢的骑着,直到忆菲进去了小区。清一站在路边,眼泪再一次决堤,这一别,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吧?

你知道吗?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要到你的扣扣号的。每次和你聊天我都不舍得下线,尽管半夜了,妈妈在催我睡觉。但是我真的不舍得,我怕就这样和你错过。再也不见,所以我总算鼓起勇气对你说。

欣怡:去吧去吧。知道了哦。

清一走到餐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啊却怎么也没有食欲,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别的。他匆匆吃了几口就去洗澡了。哗哗哗,热水从莲蓬头里喷出来,水汽在浴室里弥漫。清一脱下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这个疤痕看来是下不去了啊。”清一看着镜子中这个略显憔悴但却英俊不凡的人说道,他看到镜中人的左臂一片看似烫伤的疤痕,异常的刺眼。

不知不觉黑夜已降临。原本落寞的城市披上了一件闪光的华丽的外衣,清一把最后一张桌子收进屋里,伸了伸腰,点着了一根烟。雾霭在空气中散开,弥漫着烟草独特的味道扩散着,青色的烟雾环绕着清一,他收了收衣扣。背后传来老板的声音:“清一你可以下班了哦。”“好的。”清一答应了一声,斜靠在车子上,青白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嘶嘶嘶,摩托车的车尾在路上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怎么样,技术没退步吧?”“退步个鸟!好不容易吹的头发,又乱了!”清一对着后视镜摆弄着头发说道。子城放好摩托车,“走,在13楼,跟着我走。”“行了,我又不是没来过!好用你告诉我?”清一斜了一眼子城,踹了他一脚。子城倒是很淡定的点了一根烟,顺便也递了一根给子城。清一跟着子城,慢慢的走着,顺便把烟点上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抽这么好的烟了?以前也没给过我!”清一抱怨道。子城关上电梯门,顺手按下了“13”的按钮。“这不是你来了我才舍得买的嘛,平时谁抽这个?一个星期零花钱操!!”叮咚。说话间13楼到了,子城向着走廊尽头走过去,“1304,这个。”清一快步跟上去,一脚把门踢开,迎面一个身影紧紧地抓住清一,把清一按在墙上。踹了一脚,抱怨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些弟兄都忘了吧?”辰逸把手松开,点上一根烟说道。

第一天上班,清一有些不适应,从小都是姥姥照顾自己,没干过什么活,不过一小段时间以后清一就适应了。无非就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而已。

“起床吃饭了。”是妈妈的声音,清一从梦中醒来,擦掉眼边的几丝湿润。说了一句“子城。还好吧?”

“哎呀妈妈,晚上吃什么饭啊,饿死了。”“宝贝怎么这么饿啊?下午去哪玩了?”“谁出去玩了?”清一转过身来,对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妈妈说:“你亲爱的儿子今天出去找工作了。”“哎呦,那么厉害啊?”“当然了。”清一弄了弄衣服领子。“小看你儿子了。”说罢便快步走进了卧室,打开电脑挂上扣扣。滴滴滴~~有一个消息。是雨诗的:到家了吗?清一回复说。到了。雨诗已经不在线了。清一心想算了算了,吃饭重要。

绝念是一家中型的KTV,平时生意还不错,装修时请以最喜欢的欧式风格,昏暗的灯光加上优雅的音乐更是增添了几分优雅的气氛。请以一帮人到了绝念,点了一个最大的包间。几包啤酒往地上一放,清一拿起麦克风,点了几首自己喜欢的歌,唱了起来,不是的还有人拉着他喝酒,原本空旷的包间变得异常的热闹,人们都打成一片。

匆匆忙忙吃过饭以后,清一就陪姥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话说姥姥越来越喜欢看偶像剧了。”清一在旁边感叹道。“也没见别人家老人这样啊。”姥姥瞥了清一一眼。清一嘟了嘟嘴:“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