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辞典,原文及赏析

  生平简介

腊日观咸宁王

  卢纶(
748—800?),字允言,河中蒲(今山西永济县)人。大历初,屡考进士不中,后得宰相元载的赏识,得补阌乡(在今河南省)尉。后又在河中任帅府判官,官至检校户部郎中。

部曲沙娑勒擒虎歌

  他是“大历十才子”之一,诗多送别酬答之作,也写过一些气势刚健的边塞诗和描写自然风光的景物诗,这些在中唐都是比较突出的。有《卢户部诗集》。

【作者:卢纶】

  《全唐诗》录存其诗五卷。

山头曈曈日将出,

  腊日观咸宁王

山下猎围照初日。

  部曲沙娑勒擒虎歌

前林有兽未识名,

  卢纶

将军促骑无人声。

  山头曈曈日将出,

潜形踠伏草不动,

  山下猎围照初日。

双鵰旋转群鸦鸣。

  前林有兽未识名,

陰方质子才三十,

  将军促骑无人声。

译语受词蕃语揖。

  潜形踠伏草不动,

舍鞍解甲疾如风,

  双鵰旋转群鸦鸣。

人忽虎蹲兽人立。

  阴方质子才三十,

欻然扼颡批其颐,

  译语受词蕃语揖。

爪牙委地涎淋漓。

  舍鞍解甲疾如风,

既苏复吼抝仍怒,

  人忽虎蹲兽人立。

果叶英谋生致之。

  欻然扼颡批其颐,

拖自深丛目如电,

  爪牙委地涎淋漓。

万夫失容千马战。

  既苏复吼抝仍怒,

传呼贺拜声相连,

  果叶英谋生致之。

杀气腾凌陰满川。

  拖自深丛目如电,

始知缚虎如缚鼠,

  万夫失容千马战。

败冠降羌在眼前。

  传呼贺拜声相连,

祝尔嘉词尔无苦,

  杀气腾凌阴满川。

献尔将随犀象舞。

  始知缚虎如缚鼠,

苑中流水禁中山,

  败冠降羌在眼前。

期尔攫搏开天颜。

  祝尔嘉词尔无苦,

非熊之兆庆无极,

  献尔将随犀象舞。

愿纪雄名传百蛮。

  苑中流水禁中山,

【赏析】

  期尔攫搏开天颜。

古人以十二月初八为“腊日”。腊日出猎,为古人传统习惯。“咸宁郡王”,浑瑊的封号。“部曲”指部将,“娑勒”,擒虎壮士的名字。

  非熊之兆庆无极,

这首诗的题旨是通过壮士擒虎场面的描写,来赞美诗人的府主咸宁郡主浑瑊。据卢纶行踪及浑瑊的经历,此诗约作于贞元前期。全诗可分为三大段:“山头”八句是第一段,写围猎时发现猛虎,浑瑊命部将娑勒擒虎。“舍鞍”八句是第二段,描绘壮士生擒猛虎的壮观场面。“传呼”以下十句为第三段,写随从围猎的部下向咸宁郡王祝贺,归结到歌颂的本意。

  愿纪雄名传百蛮。

诗一开篇从出猎写起,“山头曈曈日将出”,是围猎队伍出发时所看到的景象:太陽尚未出山,吐露的光芒却已染红了山头,“山下猎围照初日”,言围猎开始时,已是旭日初升了。这两句写日出之景,既见出时空的变化,又起得气势雄浑,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卢纶诗鉴赏

“前林有兽未识名,将军促骑无人声。”行动刚一开始,便有好消息传来:前面的树林发现猎物,因为林木茂密,一时还不知是什么动物,这时,将军催马向前,率先进行搜索,大家则严阵以待,悄无人声。这里说“将军促骑”,点明了此诗歌颂的主要对象,显示出将军的英勇无畏,指挥若定,下文娑勒擒虎,就是在将军查明“敌情”后,命他进行的,通篇行文,也都围绕将军展开。“潜形踠伏草不动,双鵰旋转群鸦鸣。”上句写虎潜伏草间,纹丝不动,实际上一是想躲开众人的搜索,二是蓄势待发,准备和人进行搏斗。下句写环境气氛,双鵰,当为将军之物,用以侦察猎物的,鵰在空中盘旋,惊得群鸦乱鸣,这句写动,与上句虎的潜伏不动,一动一静,恰成对照。此时的气氛骤然紧张,经过将军和双鵰的侦察,已经查明猎物为一斑斓猛虎,于是将军发布命令:“陰方质子才三十,译语受词蕃语揖。”“陰方”,泛指北方陰山一带的少数民族地区。“质子”,古时候,少数民族归附后,为表示忠诚,其国君往往派自己的儿子到中国长住,称为“质子”。这两句是说浑瑊通过翻译,命他部下的勇士去生擒猛虎,壮士欣然从命。这一段是打虎的前奏曲,节奏变换,如急风暴雨,扣人心弦。

  古人以十二月初八为“腊日”。腊日出猎,为古人传统习惯。“咸宁郡王”,浑瑊的封号。“部曲”指部将,“娑勒”,擒虎壮士的名字。

第二段写壮士生擒猛虎的经过。“舍鞍解甲疾如风”,是说娑勒得令后,以旋风般的速度下马解鞍,向猛虎扑去,充分刻画出娑勒的神威,其行动如风,一来显其毫无畏惧,二来是为了先发制人。“人忽虎蹲兽人立”。写人虎对峙相持,其绝妙之处,在人、虎的反常行为。人本应站立,却说“虎蹲”;虎本应蹲,却说“兽人立”,此处写人虎都在集中全力,准备作殊死搏斗,人作“虎蹲”,是为了蓄势猛扑,虎作人立,是见人之后,怒不可遏,反倒直立欲扑,这个细节极为传神,沈德潜评云“人虎互形,毛发生动”。(《唐诗别裁》卷七)“欻然扼颡批其颐,爪牙委地涎淋漓”。这两句是人、虎短兵相接,展开恶战。

  这首诗的题旨是通过壮士擒虎场面的描写,来赞美诗人的府主咸宁郡主浑瑊。据卢纶行踪及浑瑊的经历,此诗约作于贞元前期。全诗可分为三大段:“山头”八句是第一段,写围猎时发现猛虎,浑瑊命部将娑勒擒虎。“舍鞍”八句是第二段,描绘壮士生擒猛虎的壮观场面。“传呼”以下十句为第三段,写随从围猎的部下向咸宁郡王祝贺,归结到歌颂的本意。

上句写壮士打虎,“欻然”,忽然,急速的样子,“扼颡”和“批颐”,分写娑勒两只手的动作,一只手扼住虎颡,将虎头尽力往下按,另一只手猛击虎的面部,极写娑勒的神勇。下句写虎在壮士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下,爪牙着地,口涎横流,狼狈不堪。“既苏复吼抝仍怒,果叶英谋生致之。”二句意谓虎颡被按得太紧,闷绝过去;但略一松手,它又苏醒过来,仍然在怒吼着、挣扎着。经过几次的反复过程,猛虎力气用尽,活活地被人捉了回来。“英谋”,咸宁郡王英明的谋划,与上文“译语受词蕃语揖”的“受词”相应,“叶”,符合、实现的意思。“拖自深丛目如电,万夫失容千马战。”这两句写猛虎被擒后的余威。当娑勒把老虎从深丛中拖出时,它仍目光如电,使得人马因恐惧而变色、颤栗。此处写虎威、人恐、马颤,反衬出娑勒勇武无比。

  诗一开篇从出猎写起,“山头曈曈日将出”,是围猎队伍出发时所看到的景象:太阳尚未出山,吐露的光芒却已染红了山头,“山下猎围照初日”,言围猎开始时,已是旭日初升了。这两句写日出之景,既见出时空的变化,又起得气势雄浑,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第三段转入祝贺和颂扬,由擒虎想到擒敌卫国,收结全诗。“传呼贺拜声相连,杀气腾凌陰满川。”目睹打虎的壮观场面后,咸宁郡王的部下一起向他拜舞祝贺,群情激昂,士气高涨。古时打猎实为练兵,看到元帅部下有如此勇武的将官,将士们当然士气高昂,很自然地产生联想:“始知缚虎如缚鼠,败寇降羌在眼前。”我们的将军缚虎尚如缚鼠一样易如反掌,如果打仗,肯定会无往不胜,想到这里,败寇降羌似乎已经出现在眼前了。诗人由打猎写到打仗卫国,大大深化了诗的主题。“祝尔嘉词尔无苦,献尔将随犀象舞。苑中流水禁中山,期尔攫搏开天颜。”这四句奇峰突起,诗人异想天开,直接与老虎对话,安慰老虎说,我用好话来祝愿你,你可别为被捉而苦恼。你将被荣幸地献给皇帝,将同那些经过训练的大象、犀牛一起跳舞,住在有山有水的禁苑中,希望你的搏斗之技,能博得皇帝开心。“非熊之兆庆无极,愿纪雄名传百蛮。”末尾两句由擒虎起兴,借用周文王卜卦出猎,得到吕尚的典故,赞扬皇帝宠任咸宁郡王,天下即将太平,我愿通过这首诗,将咸宁郡王的威名传遍百蛮。

  “前林有兽未识名,将军促骑无人声。”行动刚一开始,便有好消息传来:前面的树林发现猎物,因为林木茂密,一时还不知是什么动物,这时,将军催马向前,率先进行搜索,大家则严阵以待,悄无人声。这里说“将军促骑”,点明了此诗歌颂的主要对象,显示出将军的英勇无畏,指挥若定,下文娑勒擒虎,就是在将军查明“敌情”后,命他进行的,通篇行文,也都围绕将军展开。“潜形踠伏草不动,双鵰旋转群鸦鸣。”上句写虎潜伏草间,纹丝不动,实际上一是想躲开众人的搜索,二是蓄势待发,准备和人进行搏斗。下句写环境气氛,双鵰,当为将军之物,用以侦察猎物的,鵰在空中盘旋,惊得群鸦乱鸣,这句写动,与上句虎的潜伏不动,一动一静,恰成对照。此时的气氛骤然紧张,经过将军和双鵰的侦察,已经查明猎物为一斑斓猛虎,于是将军发布命令:“阴方质子才三十,译语受词蕃语揖。”“阴方”,泛指北方阴山一带的少数民族地区。“质子”,古时候,少数民族归附后,为表示忠诚,其国君往往派自己的儿子到中国长住,称为“质子”。这两句是说浑瑊通过翻译,命他部下的勇士去生擒猛虎,壮士欣然从命。这一段是打虎的前奏曲,节奏变换,如急风暴雨,扣人心弦。

这首诗最为精彩的部分,无疑是打虎一段,这一节不但在“十才子”诗中一枝独秀,即使置于佳作如林的盛唐诗中,也光彩夺目。王士禛说“卢纶大历十才子之冠晃”(《分甘余话》卷四),仅凭此诗,卢纶即不虚此名。沈德潜云:“中间搏兽数语,何减太史公钜鹿之战。”如果从声威气势上着眼,卢纶写娑勒擒虎的壮举及人马颤栗的情景,确实与司马迁笔下“钜鹿之战”写项羽率楚军破釜沉舟、以一当十、喊声动地,而“诸侯军人人惴恐”的场面相似。此外,这首诗内涵丰富,场面壮观,具有很强的叙事色彩,标志着盛唐诗向中唐转变的契机。

  第二段写壮士生擒猛虎的经过。“舍鞍解甲疾如风”,是说娑勒得令后,以旋风般的速度下马解鞍,向猛虎扑去,充分刻画出娑勒的神威,其行动如风,一来显其毫无畏惧,二来是为了先发制人。“人忽虎蹲兽人立”。写人虎对峙相持,其绝妙之处,在人、虎的反常行为。人本应站立,却说“虎蹲”;虎本应蹲,却说“兽人立”,此处写人虎都在集中全力,准备作殊死搏斗,人作“虎蹲”,是为了蓄势猛扑,虎作人立,是见人之后,怒不可遏,反倒直立欲扑,这个细节极为传神,沈德潜评云“人虎互形,毛发生动”。(《唐诗别裁》卷七)“欻然扼颡批其颐,爪牙委地涎淋漓”。这两句是人、虎短兵相接,展开恶战。

  上句写壮士打虎,“欻然”,忽然,急速的样子,“扼颡”和“批颐”,分写娑勒两只手的动作,一只手扼住虎颡,将虎头尽力往下按,另一只手猛击虎的面部,极写娑勒的神勇。下句写虎在壮士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下,爪牙着地,口涎横流,狼狈不堪。“既苏复吼抝仍怒,果叶英谋生致之。”二句意谓虎颡被按得太紧,闷绝过去;但略一松手,它又苏醒过来,仍然在怒吼着、挣扎着。经过几次的反复过程,猛虎力气用尽,活活地被人捉了回来。“英谋”,咸宁郡王英明的谋划,与上文“译语受词蕃语揖”的“受词”相应,“
叶”,符合、实现的意思。“拖自深丛目如电,万夫失容千马战。”这两句写猛虎被擒后的余威。当娑勒把老虎从深丛中拖出时,它仍目光如电,使得人马因恐惧而变色、颤栗。此处写虎威、人恐、马颤,反衬出娑勒勇武无比。

  第三段转入祝贺和颂扬,由擒虎想到擒敌卫国,收结全诗。“传呼贺拜声相连,杀气腾凌阴满川。”目睹打虎的壮观场面后,咸宁郡王的部下一起向他拜舞祝贺,群情激昂,士气高涨。古时打猎实为练兵,看到元帅部下有如此勇武的将官,将士们当然士气高昂,很自然地产生联想:“
始知缚虎如缚鼠,败寇降羌在眼前。”我们的将军缚虎尚如缚鼠一样易如反掌,如果打仗,肯定会无往不胜,想到这里,败寇降羌似乎已经出现在眼前了。诗人由打猎写到打仗卫国,大大深化了诗的主题。“祝尔嘉词尔无苦,献尔将随犀象舞。苑中流水禁中山,期尔攫搏开天颜。”这四句奇峰突起,诗人异想天开,直接与老虎对话,安慰老虎说,我用好话来祝愿你,你可别为被捉而苦恼。你将被荣幸地献给皇帝,将同那些经过训练的大象、犀牛一起跳舞,住在有山有水的禁苑中,希望你的搏斗之技,能博得皇帝开心。“非熊之兆庆无极,愿纪雄名传百蛮。”末尾两句由擒虎起兴,借用周文王卜卦出猎,得到吕尚的典故,赞扬皇帝宠任咸宁郡王,天下即将太平,我愿通过这首诗,将咸宁郡王的威名传遍百蛮。

  这首诗最为精彩的部分,无疑是打虎一段,这一节不但在“十才子”诗中一枝独秀,即使置于佳作如林的盛唐诗中,也光彩夺目。王士禛说“卢纶大历十才子之冠晃”(《分甘余话》卷四),仅凭此诗,卢纶即不虚此名。沈德潜云:“
中间搏兽数语,何减太史公钜鹿之战。”如果从声威气势上着眼,卢纶写娑勒擒虎的壮举及人马颤栗的情景,确实与司马迁笔下“钜鹿之战”写项羽率楚军破釜沉舟、以一当十、喊声动地,而“诸侯军人人惴恐”的场面相似。此外,这首诗内涵丰富,场面壮观,具有很强的叙事色彩,标志着盛唐诗向中唐转变的契机。

  塞下曲

  卢纶

  鹫翎金仆姑,

  燕尾绣蝥弧。

  独立扬新令,

  千营共一呼。

  卢纶诗鉴赏

  此诗一题《和张仆射塞下曲》。诗共六首,这一首写军营整队发令,颂扬了将军的威风和军容的严整,场面壮观,声势浩大。

  前两句用严整的对仗,精心刻划出将军威猛而又矫健的形象。“鹫翎金仆姑”,
是写将军的佩箭。“金仆姑”,箭名,《左传》:“乘丘之役,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箭用金做成,可见其坚锐。并且用一种大型猛禽“鹫”的羽毛(“翎”)来做箭羽,既美观好看,发射起来又迅疾有力,威力无穷。“燕尾绣蝥弧”(蝥音wù),是写将军手执的旗帜。“绣蝥弧”,一种军中用作指挥的旗帜,《左传》:“颖考叔取郑之旗蝥弧以先登。”这种象燕子尾巴形状的指挥旗,是绣制而成的,在将军手中显得十分精美。这两句没有直接写将军的形貌,只是从他身上惹人注目的佩箭、旗帜落笔,而将军的矫健身影已经屹立在读者面前。

  特意指出勇猛的“鹫”和轻捷的“燕”这两种飞禽,借以象征人物的精神状态。通过这两句的描写、衬托,一位威武而又精明干练的军事将领的形象,跃然纸上。

  后两句写发布新令。将军岿然独立,只将指挥令旗轻轻一扬,那肃立在他面前的千营军士,就齐声发出呼喊,雄壮的呐喊之声响彻云天、震动四野,显示出了豪壮的军威。“独立”二字,使前两句中已经出现的将军形象更加挺拔、高大,并且与后面的“千营”形成极为悬殊的数字对比,以表明将军带兵之多,军事地位之显要,进一步刻划了威武形象。那令旗轻轻一扬,就“千营共一呼”,在整齐而雄壮的呐喊声中,“千营”而“一”,充分体现出军队纪律的严明,以及将军平时对军队的严格训练,显示出了无坚不摧、无攻不克的战斗力。这一句看似平平叙述,但却笔力千钧,使这位将军的形象更为丰满突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五言绝句中,象这首诗这样描写场面如此壮阔,声势如此浩大的作品,并不多见。前两句对仗工整,在严整中收敛力量;后两句改为散句,将内敛的力量忽然一放,气势不禁奔涌而出。这一敛一放,在极少的文字中,包孕了极为丰富的内容,显示出强大的力量。

  其二

  林暗草惊风,

  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

  没在石棱中。

  其三

  月黑雁飞高,

  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塞下曲》又一题作《和张仆射塞下曲》,共六首。这里选其二、其三两首。

  第一首(其二),诗人借用汉将李广射石没镞的故事,赞颂了一位守边将军的勇武,从中也表现出其所率部队的飒爽英姿。

  据《史记》记载,汉将李广有一次外出打猎,见草丛中有一石头,误以为是老虎,便一箭射去,因用力过猛,连箭尾也陷进石头中。诗人运用这一传奇的故事,将发生在李广身上的事情移置到这位守边将军的身上,使其生发出新的意义。

  “林暗草惊风”,是写守边将军外出巡逻的情景。

  “林暗”说明巡逻的时间是暗夜,巡逻的地点是在树林中。“草惊风”是眼前之景,因为风吹草动,将军误以为是猛兽隐伏其间,因而为之一“惊”。接着带出“将军夜引弓”的下句,生动逼真地勾勒出当时将军迅疾向草丛引弓猛射的动作和情态。“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未两句交待事件的结果。说明将军力大无穷,竟将箭羽射没在石棱中。至此,全诗便塑造出一位象李广一样高大、威武、勇猛而有力量的将军形象。

  第二首(其三)诗的主题和第一首诗一样,也是歌颂一位守边将军和他所统率的部队,只是取材的侧重点不同。前一首从将军夜巡引弓的情节来生发主题;后一首则截取雪夜乘胜追歼逃敌的场面,表现了将军及所率部队坚决、果断的杀敌精神和全军士气昂扬的英雄气概。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描绘出一幅富有悬念的战场追歼场景。从末句可知,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月黑雁飞,“单于”遁逃,刚刚同敌人拼杀鏖战的将军和士兵伫立疆场,望着敌人狼狈逃窜的方向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豪情之下,一股乘胜追歼残敌的信念油然而生,“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两句表现出将士们昂扬奋发的斗志心情和誓歼残敌的决心。尤其是“大雪满弓刀”一句,不仅显示了气候严寒征战艰苦,而且形象地渲染了将军所率骑兵的雄壮阵容,使人如见一队人呼马嘶、弓箭刀剑与漫天飞雪交织闪耀的驰奔情景。由此完成了对将军的坚决、果断和所率士兵英勇杀敌精神的赞颂,给人以激昂振奋之感。

  夜中得循州赵司

  马侍郎书因寄回使

  卢纶

  瘴海寄双鱼,

  中宵达我居。

  两行灯下泪,

  一纸岭南书。

  地说炎蒸极,

  人称老病余。

  殷勤报贾傅,

  莫共酒杯疏。

  卢纶诗鉴赏

  循州赵司马侍郎是赵纵。赵纵大历中期任户部侍郎、判度支,掌管国家的钱粮财政,声势十分显赫。

  大历十二年(777)四月贬和州刺史。建中三年(782)又贬循州司马。卢纶和赵纵都是河东人,集中有不少与赵纵及其兄弟子姪酬答的诗,可见交谊很深。这首诗是对赵纵来信的答复。循州(今广东惠州),当时还是一块没有开发的地方,不仅远离京都,而且被目为瘴疠之乡。双鱼,书信的代称。一二句点题,说明信的来由。

  接下来,诗人没有立即写书信的内容,而是写自己读信之后的感受。“两行灯下泪,一纸岭南书”,薄薄的信笺是很轻的,但它来自岭南,记载着朋友的苦难和希望,它的份量是很难掂量的。这样的一封信,自然要在诗人心中激起感情的波澜,以至泪下涟涟了。

  这两句诗笔意沉着简练,而对仗工稳轻巧,不仅交代了诗人读信后的感受,当时那种急于拆信、读信的神态也宛在目前。

  “地说炎蒸极,人称老病余”,这两句是书信内容的概括。“炎蒸极”,虽然仅从气候炎热这一点着笔,加一“极”字,其他的种种不便、困难也就不言而喻。“老病余”,又包含着多层意思。修书人显然觉得自己已经把毕生精力奉献给朝廷,得到的报答却是临老投荒,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垂老之年,病弱之躯,却被弃置在瘴疠之地,又实在是太不人道了。若是年轻人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而对一个老病之余的人来说,这样的境遇意味着什么呢?前途渺茫,太令人绝望了。读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诗人叙事的高度概括力。短短两句诗,友人的处境、痛苦、绝望,都已经暴露无遗了。

  诗人对赵纵的同情是很真诚的,但却爱莫能助。

  “殷勤报贾傅,莫共酒杯疏”,诗人只能诚恳地劝他饮酒自娱,好自为之,不要为那些无能为力的事情扰乱内心的平静。

  唐人很喜欢用贾谊(贾傅)来指称贬逐的官员,其实常常比附不当。比如这个赵纵,大历年间任户部侍郎、判度支时巧手聚敛,是个搜刮民财的能手,而且又党附权相元载以谋进取,在当时可以说是声名狼藉。这样的人,被贬并不足惜。

  长安春望

  卢纶

  东风吹雨过青山,

  却望千门草色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