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眼里为你下着雨

摘要:
七月盛夏,烈日当空。万里晴空,呈现了一片蔚蓝色,没有一点异样的色彩。我爬行在崎岖难行的山峰上。灌木,滕曼丛生,让我寸步难行,如陷沼泽。不久,终是登上了这山的顶峰。山巅光秃秃的,是一个直径约摸两米的圆

图片 1

七月盛夏,烈日当空。万里晴空,呈现了一片蔚蓝色,没有一点异样的色彩。我爬行在崎岖难行的山峰上。灌木,滕曼丛生,让我寸步难行,如陷沼泽。

天气闷热,在房间里感觉到丝丝压抑。索性离门而去,立于空旷的楼顶,细雨微风也算是心旷神怡了,屋子里受到的压抑都融化在细雨微风之中。

不久,终是登上了这山的顶峰。山巅光秃秃的,是一个直径约摸两米的圆形石块形成的平地。山非常高,站在上面放眼望去,太阳就在头顶不远,触手可及一样,焦灼的烤炙着。远方群山林立,郁郁葱葱之色,如烟似海,像海洋里那泛着青白色的细渺浪花,欢欣鼓舞的向着天际涌去。一抹亮白色亘古不动的横放在天地相接的地方,像鲸鱼跃出水面时那乳白的肚皮,那是千里之外的浩荡白云。近处,山顶是光秃的,除了一些石缝中顽强生长的杂草,以及偶尔飞过休憩的山鸟,便没有了任何生机。半山腰是一片浓密的低矮灌木,一堆堆,一簇簇,像一朵朵绽放的蘑菇,顶着圆圆的大头。山脚是一片连绵不知去向何处的大森林,参天大树伸展着矫健的身躯,对着烈日,对着狂风骤雨,丝毫不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幸运的是现在不是烈日当空,早已经不习惯感受烈日的亲密接触,雨渐渐大了些。已经不适合站在没有遮挡的地方,此时的雨水足够打湿身上的衣物。

在山脚树林的边沿,是大片的玉米地。此时,玉米杆上已背上了拳头大小的玉米,包上伸出了一束束鲜红的须子,像烈日下小狗们伸吐着的猩红舌头。风或轻或急地吹过,红须也便和玉米那碧绿色的宽大叶子一起附和着,配合得亲密无间。更远的地方是一个村寨,名叫甜水村。村落显得有些凌乱,房屋修建得非常分散,往往两户人家之间要隔着一块或几块水田。水田里种着水稻,现在还一片碧绿的,远了看去,不知是否已经结出了穗子。

寻一避雨视野仍然开阔之处。

我是到这儿来游玩的,本身或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随处走走,去看一看隐藏在崇山峻岭中的某些奇妙的东西。随手将背上背着的一个小巧的旅行包放下,盘腿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一些吃的,像饼干,花生之类。再取出一瓶矿泉水,这便是我劳累一早上的犒劳了,也是在这里的午餐。汗水打湿的衣服,此时经山顶猛烈的风一吹,凉飕飕的,贴在身上黏黏的,颇不好受。

站立着,看着天空雨水的的落下,近处屋檐的雨水留下,偶尔被风吹起点水珠落在身上,此时的季节丝毫不会感受到凉意。

火红的太阳已是坠落了许多。这时,我已不准备再躺在这儿了。虽然非常痛快,感觉很闲适,但我还得赶上十里左右的路到下榻的旅舍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于是我收好相机,把吃东西剩下的残余收拾干净,背上背包,向山脚走去。

“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雨渐渐的小了。看着雨珠在屋檐的落下,觉得不用在躲避了,就静静的看着。已经不记得思绪飘到哪去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上来的时候我只用了半个小时,而下去却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正准备找到回去的路,然而此时天际传来“隆隆”的声响,片片乌云如潮水压来。不多时,整个天地笼罩在黑云之下,视野也变得昏暗了。我感到有些不妙,七月的天,就像孩童那喜怒无常的性格,难以捉摸。“要下雨了。”心中这样想,我不禁有些焦急。现在要赶回旅店是不行了的,谁也不知道这雨会下上多少时间。所以我加快步伐,向山脚的村子走去,希望能找到一个容身避雨的地方。

不知道阳光什么时候凿破了云层,此时的阳光早不是炎炎夏日的暴烈阳光了。雨依然没有停,云层也并未缝补好破洞。雨水的落下总会让行人趋于躲避,阳光的照射,不致过于狼狈。“眼里为你下着雨,心中却为你撑着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