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小编会想你,定期间长度大

“嗯。”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长大后世界就没童话;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我宁愿永远都笨都傻……”音响里蹦出的流行乐,总是无意间让木木的心阵阵触动。
  
  十七岁,多美的年龄。十七岁的少男少女们总是做着无止境的白日梦,不管能否实现,他们依然为之努力。他们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他们单纯而可爱,木木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01忽尔今夏』
  
  “木天,这是我最新写的小说,可我总想不出一个好的标题,所以……”立夏用她一贯的嗲声嗲气的话语,“虔诚”地希望木天可以帮忙。
  
  “所以你想请我做第一个读者,再帮你拟个标题咯?”木天心领神会地反问道。
  
  “知我者莫若君也!到时候等我拿了稿费,请你吃饭咯!”
  
  “那可是你说的!一言既出……”
  
  “八匹马都拉不回了啦!”
  
  木天是学校公认的才子,早在七年前,也就是木天十岁的那年,还是在学校的小学部,木天就已经参加省作文竞赛,并获得了金奖,一度成了学校的名人。十七岁的木天,长着刘天王的脸,留着金城武的发型,亦与郭富成有几分神似,成了全校女生追捧的对象。在学校里,时不时能听到花痴的女生在喊,长得没木天帅,我死都不嫁!然而木天对这一切总是大屑一顾,他只知道,所有真正关心你爱你的人,才值得你去关心,去为他付出。一切在外的名声,都比不上落难时一句轻轻的安慰与关心。但这一切,木天也只是在书里看到,除了在被他忘却的那段记忆,他自己是一直生活在光环下的孤独的王子,他也从不曾想到过,王子真的会有落难的一天。
  
  木天把立夏拿给他的小说带回家,却并没多少心思看。他总觉得,立夏不适合写小说,她应该在美术抑或是舞蹈上发展。立夏的舞姿很美,曾经拿过省舞蹈大赛的冠军。木天明白,那要比自己的曾经辉煌得多。然而他不懂,舞蹈是一条无止境的寂寞的路,在这条路上有的只是众多的站在一旁的围观者,人们从来就不懂如何欣赏这高雅的艺术。于是立夏选择了退出,而进入另一条她完全陌生的道路。立夏明白,自己在这条路上必会撞得头破血流,但也还有一丝撞开这条路的希望。只要还有一点点希望,立夏就决不放弃。
  
  木天把小说放在一边,径直往卧室走去。“木木,今天好些了吗?”
  
  “比昨天好。哥,再过不久,我就该可以下床了吧?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在球场上绝美配合,把别人都打得落花流水。”
  
  也许,这一天就是明天;又或许,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了。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木天就绝不放弃。
  
  木木是木天的孪生弟弟,俩人长得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然而木天毕竟是哥哥,十七年了,他总是很有哥哥的样子。早在兄弟俩七岁那年,一场意外的车祸就夺走了双亲的生命。记得当时,木木悲痛不已,常常闹着要见爸爸妈妈。也许就是因为木木喊木天一声哥的缘故,木天忍住了眼泪,默默地咽下痛苦,安慰着只比他晚几分钟出生的木木。十年了,木天像天使一般地守护着木木成长,而他自己也在别人的成长世界里,学会了很多。比如坚强,比如坚持,比如遗忘。木天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小学时班主任跟他讲的一句话:“人生就像是品茶,功天到了,茶自醇而香,否则便如同白开水一样,甚至比白开水还不如。”朴实无华,却极耐咀嚼。
  
  立夏的小说写得还蛮不错,故事讲述的是一个“不幸的女孩”的遭遇,不幸的童年,不幸的青春,不幸的人生。所有故事都发生在夏天,譬如不堪回首的童年中,被大导演相中,出演一个音乐家的有但闭症的孩子,那是在夏天,在青木河畔。青木河,是木天故乡的河流。木天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也老爱去河边,因为那儿很自由。躺在河边草地上,飘来阵阵花香,听着河水流过的声音,给本就无所忧虑的童年增添了更多的美好以供日后回忆。然而回忆愈是美好,心里却愈发莫名其妙地痛。记忆中,从母出车祸那天,自己也是在青木河畔跑着,却一直跑不到尽头。他分明看到有两个人的背影正离他远去,任他怎么呼喊,他们始终不回头,渐行渐远地行走在消逝里。
  
  自那以后,木天和木木就寄宿在叔叔家,就来到了这繁华喧闹的城市。而在青木河畔的回忆,木天是从不愿去触碰的,但立夏的文字就是有一种特殊的力量,把木天内心深处的被深深埋葬的东西都勾到了现实中。
  
  木天看完,沉默了良久。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四角的奇怪而高的仿佛要离这人间而去的蔚蓝的天空中飞机划过留下的一道窄而长的云。又是夏天了,在这个夏天,又会发生什么事呢?未来还真不可预测,转眼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他拨通了立夏的电话:“不如,就叫《忽尔今夏》吧。”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淡淡的悲伤。
  
  立夏就只听见了“忽尔今夏”四个字,便只剩下了断线后的“嘟……嘟……”声。
  
  『02夏至已至』
  
  木天还在上课,便接到了叔叔从浅川打来的电话。
  
  “木天,你快准备一下,明天就送木木来浅川。”木天的叔叔似乎很欣喜。
  
  “叔,怎么了?”木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我昨天把木木的情况给单医生看了,他让木木先到医院里观察一段时间。他说应该可以在短期内手术,并且成功的机率有百分之四十。”
  
  百分之四十,这是一个木天从不敢想的数据。不久前刚被告知木木只有一年的时间了,而手术也不过只能延长木木在世上受罪的时间,况且手术的成功概率只有百分之十。
  
  木天当天便向老师请了长假。木天虽然只有十七岁,但他的思想与办事能力至少是二十五岁的人才能拥有的。所以,叔叔很放心把把一切交给他。
  
  这十年来,多亏叔叔的照顾,木天俩兄弟读的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并且当他们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木天的叔叔已经四十岁了,却始终孤身一人,不是没想过结婚,而是舍不得这俩孩子。这些道理,木天都懂,然而他又有什么发言权呢?他只能努力学习,努力创造辉煌来报答他的叔叔。这些天,叔叔抛下了生意场上的是是非非,在各地求访名医,为的只是木木能好起来,为的只是木天能快乐些。
  
  浅川是个美丽的城市,不像上海,到处都是拥挤的人流和耀眼的灯光。浅川的美是那么地自然。浅川到处都飘着香樟的味道,走在浅川的街上,木天竟一度认为这个浅川就是郭小四笔下的浅川。也许,在某棵香樟树下,正在重复上演着当年的悲情故事,只是已换了主角。
  
  从列车上下来,木天一眼便看到了在车站等候多时的叔叔。像是阔别已久的父子,又像是亲兄弟般,一行三人一起到了宾馆。
  
  夜,夜得那么美丽,有人欢笑,有人却在哭泣。尘封的记忆,点点滴滴汇聚在一起。木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不知道,他此时是该喜还是悲。他起身走到窗台边,看着遥远的明亮的星星。夏天的夜晚,就该有这无数扰人心乱的星么?木天敲开了叔叔的房间。门没有锁,木天推门进去的时候,叔叔正靠在窗台上看着深蓝色的夜空,和那无数扰人的星星。
  
  “叔,还没睡呢?”
  
  “嗯,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浅川这个小城给人感觉很特别呢!让人很欣喜,也很哀伤。”
  
  “怎么说?还是担心木木的病吧?你放心,叔叔一定尽我所能,一定可以把木木的病治好的。”
  
  “可是,我该拿什么来报答你?叔,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木天的声音已有些哽咽,夜,深深地笼罩着浅川这个莫须有的城市。也许,多年以后,会在某棵香樟树下,重演着郭小四笔下的故事。然而转眼间,夏至马上就要过去。
  
  叔叔和木天回上海办了转学手续,木天到了浅川念书,离开上海的前一天,是夏至。
  
  “为什么要走?”立夏追着木天出了校门,她不能相信木天就这样离开。在她的设想里,木天还会和她一起走过很长的一段路。她不相信这么快缘尽,还有很多很多话,她还没有对木天说。
  
  木天并不想告诉立夏发生了什么,甚至连他要去浅川都不想说。他留下他的新手机号,“我会回来找你的。”声音很低沉。
  
  木天没有转身,立夏看着这个渐行渐远的少年,一身洁白的衬衫,以及一张王子的脸,都在无尽头的背影里消失不见。曾有多少次,立夏梦到广袤的草原上,一个穿着洁白衬衫的少年,站在阳光下,冲着立夏干净地笑着。立夏甚至觉得,那少年就是木天,一个可以陪她度过开心、快乐、抑或痛苦、悲伤的每一天的少年。立夏看着离开的木天,看不清周围的天旋地变。
  
  木木的手术很成功,单医生说,只需要静养半年,木木就可以像平常人一样地生活。这是木天回到浅川后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也第一次觉得,在浅川这个城市里,星星并不是那么扰人。
  
  木天望着满天繁星,仿佛看到了一张很干净的笑脸,在鼓励他坚强地走下去。
  
  『03梦里无花』
  
  刚刚认识立夏,就是在立夏的那一天。立夏所以叫立夏,是她的生日就是立夏那一天。
  
  那天是优名带我去的,她说要带我见见世面,看看大城市的人是如何摆阔,来炫耀他们金晃晃的资本。优名来上海念书已经七年了,她一边拼了命地考学位证书,一边又在立夏她爸爸的公司里工作。上海,就是有钱人的聚居之地,没有钱的人必会被有钱人用钱砸死。我到上海后优名这样形容。
  
  优名是立夏从亲公司里的特职经理,虽然名义上是让她主管设计,但其实她什么都可以涉及,原因就在于发生在三年前的一次事故。
  
  三年前,就是木天离开的那年,那时我并不认识木天,这些都是后来立夏告诉我的。木天走的那天下午,立夏冲出了学校,希望能从木天口中得知离开的原因,然而木天什么都不说地就走了。立夏看着木天远去的背影,呆呆地站在路中央,她似乎遗忘了周围的一切。
  
  优名就是那个时候从学校出来的,那一年,立夏高二,优名大四。优名刚走出了校门,就看到了立夏傻傻地站在了马路中央。大四实习时,优名在公司里见过董事长的女儿,也在是立夏,这个可爱的姑娘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优名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推开了路中央的立夏,而自己却撞上了疾驰而来的奔驰车。
  
  所幸,优名只是断了一根肋骨,并无大碍。
  
  自那以后,优名就一直在立夏父亲的公司里工作,并且由立夏父亲出资供她念完博士。于是,优名成为了一名有钱人,而且前途无限。
  
  到PUB的时候,PARTY在没有开始。PUB是立夏从亲出资开的,所以不必太拘束。优名告诉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立夏。在见到她之前,我总以为自己可以是骄傲的白天鹅,但此时我忽然改变了想法,我永远只是一只小丑鸭,至少在立夏面前是。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爱上她。所以当后面立夏告诉我关于木天的故事时,我特别特别讨厌木天。
  
  立夏站在舞台中央,在音乐的伴奏声中优雅地舞动着。每一个关节的运动都是那么自如,仿佛是程序设定了一般,却又多了无限灵动。那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舞蹈。曲罢,舞毕,掌声四起。然而一切仅仅是前奏而已。
  
  立夏开口对我说话的时候,我还沉浸在刚才的舞步中,完全无法自拔了。
  
  “嘿,主人跟你问好呢!你一声不响,满脑子想的什么啊?干什么心不在焉的?”还是优名把我从幻想中拍醒过来。
  
  “啊?”我一脸的尴尬,,恨不得立刻消失。“你好,我叫蓝鱼,久仰立夏姐大名,立夏姐生日快乐哈!”
  
  “哈!蓝鱼,真特别的名字呢!谢谢啦!”
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 ,  
  立夏请我们先到一个特别的包厢里,那是为优名这样的朋友准备的。
  
  过了不久,立夏便被人叫着出去了。一切不过只是PARTY的前奏,但前奏却让人不堪重负,就如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来的人是木天,不,应该叫木木。但立夏至今也不肯相信世上居然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就连性格,甚至说话的声音都一样。
  
  “你就是立夏吧,还和三年前一样漂亮。”
  
  “木天,是你么?是你回来了吗?我是在做梦吧?”说实话,这三年,立夏常常梦见木天梦见他回来了。
  
  “对不起,我是木天的弟弟,我叫木木。木天哥,已经在一年前离开了,他走之前吩咐我一定要在你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把它交给你。”
  
  那是一个许愿盒,传说只要打开盒子,对着盒子许愿,愿望就可以实现。但传说终究只是传说,早在三年前木天木的那一刻起,立夏就已经不再相信传说。
  
  “离开?他去了哪里?难道他忘了他说过还要回来找我吗?”立夏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走了,去了我们找不到的世界。他是为了他深爱的人而去天国的,他在那边会很幸福。”木木说得很淡定,但又有谁懂木木此刻内心的波澜?立夏么?她不懂。
  
  三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让他有能力去面对突来的幸或不幸。二十岁的立夏,早已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天真到傻的小女孩。立夏收下许愿盒,让乐师在宴会开始前奏一曲哀乐,把它送给远在天国的木天。这一段生日宴会上前奏的插曲,会不会注定了埋藏在夜幕下的悲剧呢?
  

夜小兮心里在想这样真的不自在,所以心不在焉。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方丈?”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一起在后花园吃饭,当给你们送行了。”

“你怎么知道?”

易风也在旁边,他看着夜小兮,想说什么,可是看向易笑天,他还是笑的恰到好处,就是绝口不提他们的事。

“不用,我认识。”

“你会想我吗?”

“说这些干什么,相识都是缘,而且听说小儿易风和小公主小兮有缘分,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如果你们不嫌弃小儿易风,等你们安顿好了,我马上派人去提亲,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多谢易兄。”

其他的以后再说。

易城主百般挽留,可是他们既然打定了注意,而且这里终归不是自己的家,所以住的不踏实。

易风说完,自己离开了,不想再多说,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定,就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决定。

两父子都是倔强的人,笃定了不为对方改变。

“那我就一辈子不娶。”

夜小兮要不是脸朝上,可能下一秒眼泪就出来了。

一旁的易风,一副心痛的样子看着小兮,其实他并不希望她也承担这些,可是现在还是无能为她阻挡,最终还是让她伤心了。

“可是人不是这样的,至少我不是这样,经过了就是经过了,不会像周而复始的回来。”

“易大哥,你怎么来了?”

易风坐在她的身边,她才反应过来有人来了。

“想,先陪你去夜花城。”

“先不说吧!而且到明天爹爹给易城主说了,他不就知道了。”

“孩子们的事,以后再说,都还小,让他们多了解了解,如果觉得合适,我也不会阻拦,没有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幸福。”

“我反悔?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可是你看她爹说的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高傲,难道我龙城的三少爷陪她女儿还委屈了吗?你从新选一个吧!”

夜小兮慌忙的走进了屋里,看都不敢看易风一眼。可是,进了门的瞬间,只能一个人靠着门无声的哭泣,甚至还怕门外的人听到她哭泣的声音,还要极力的隐忍。

易风看着她的眼睛,他想知道最真实的答案。

水仙知道,木天不只属于她,他在这里也有一个第一次的家,所以他想知道他的想法。

夜小兮真的搞不懂,她听懂了爹爹的意思,似乎不像当时说的那样,她也听出了易城主的意思,要他们安好家以后再说,这难道不就是说他们家如果是现在这样,就是不可能吗?可是现在易风又这样,她简直快疯了,都不知道谁说的该相信多一点。

“真的吗?”

易风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原来是他离开了她,还会找到一个和她一样,甚至比她还好的女孩,在告诉他,他们两不可能了。可是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他不是太阳,做不到今天下去了,明天还是一样的上来。

水仙知道木天对她的好,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嗯,这样的自然规律真好。”

“木哥哥,你想回夜花城吗?”

易风没去,但是来了小兮的住处。

“这就是男人对男人的看法,小女人不懂正常。”

“你明天就离开了。”

当然,水仙和木天就去了水仙的地方,因为离得近。

小兮的心里,也许也有点不舒服吧!哎,各有各的不舒服,谁都没在说什么,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你一定要和他们一起离开吗?”

夜小兮看着天上,今天是个好天气,可是心情却不像天气那么好。

“木哥哥,你觉得小兮和易大哥他们是怎么了?”

“有,当然有。如果你说会,那么我会努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