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爱情传说之49朵玫瑰总有一朵属于您

摘要:
晚饭后,童话又站在卧室的玻璃窗前向下观望,做着少年的梦念着往昔的少年。童话依稀记得五年前的三月,樱花树下少年一脸认真的告白:童话,我喜欢你!樱花纷落,一切如童话般美丽,是她,她自己亲手撕碎了王子和公主

他们——两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在电话中平静地相约:“再见,来生再相认,来生吧!”
在日本横滨的一条路上,左兵和加代一前一后地结伴回家。左兵高高瘦瘦的个子,晃晃悠悠地走,有一种桀骜不驯的气质。加代虽然穿着学校的制服,却依然是微微地弓着背,像那个时代典型的日本少女,踩着小碎步。要过桥的时候,他会扶她一把,两人并肩走上十几步,然后下了桥,再一前一后地走,虽然互不说话.但走得安然。市场附近的那条街的街角,有一株很高大的八重樱。走到树下,他站一站,等她赶上来,两人客客气气地说:“再见。”然后他向右拐,回家。她则继续往前走,二十几步远就是她家的米店。
左兵的父亲郑孝仁是在中日两地经商的广东人,母亲由纪子是父亲在日本买下的外室。因为是个中国人,他没少受同学的欺负,但是他不怕。他虽然瘦,然而受欺负时,也会发疯似的还击,渐渐地有了名气。有一次,加代在校门口迎住他,说:“放学后我们一起走好吗?我一个人走僻静的路,有些怕,拜托了。”左兵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每天清早,左兵走到巷口,就会看见加代在樱树下等着,见了他,微微一笑,弯一弯腰,就跟在他的后面走,日久便成了习惯。
左兵喜欢下雨天,下雨天加代穿木屐,噼噼啪啪在身后走着,很有韵律。雨下大了,加代还会半踮着脚在侧后方举着伞,给他遮一下。左兵喜欢她半羞半喜的样子。
那一年的圣诞节,学校组织晚祷,允许大家穿校服以外的正式衣服。左兵一出巷子,眼前一亮:樱树下加代穿了一件白底织淡淡樱花的和服,撑着一把红色油纸伞。左兵第一次意识到加代有多美.不知怎地就心慌意乱起来,有一种马上逃掉的冲动。
1936年底,大批华人开始返国。在涌向码头的人潮中,左兵紧随着父亲的管家,觉得自己是一滴水。船快开的时候,加代突然呜呜咽咽地出现在舱门前,她扑通一声跪在左兵面前,只会说一句话:“可是,郑君,我喜欢你呀……”一时间,左兵的心中一片茫然,好像雨中加代的木屐一下子踏在了脑子里,每一下都无限悲凄地重复着“可是,郑君,我喜欢你呀……”
一直到多年以后,左兵才意识到加代说出这句话要有何等的勇气。然后便是49个年头。左兵在中国和同时代的人们经历着差不多的悲欢,磕磕绊绊却也没什么值得抱怨。他的记忆中偶尔会出现一种声音,但是想不起来是什么声音。他老了。
1985年,他因产权问题去了一次日本。中学时代的老同学去饭店看他,走时给他一张加代的名片。于是他明白了萦回在脑际的原来是加代的声音。他拨了加代的电话,没有惊叫、眼泪、叹息、懊悔和掩饰,平平淡淡,他想约她出来喝茶,说:“我回来了,茶社见,好么?”好像他不过昨天才离开。她说:“好的,但不必喝茶了吧,我实在不愿毁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你在樱树下等我,我会从你身旁走过,请别认出我……”他答应了,他们——两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在电话中平静的相约:“再见,来生再相认,来生吧!”
正是樱花凋落的季节,横滨一株古老的八重樱下,站着一位老人。他穿着租来的黑色结婚礼服,抱着一大束如血的玫瑰,49朵,距那个刻骨铭心的时刻,已有49年。老人站在如雨飘落的樱花中,向每一个路过的老妇人分发他的红玫瑰,同时微笑着说:“谢谢。”49朵,总有一朵是属于她的吧,不管她现在是消瘦还是富态,不管她现在是儿孙成行还是独自寂寞,不管她泪眼模糊还是笑意盈盈,此生此世,总会有一朵是属于她的吧。老人遵守约定,不去辨认,只专心致志地分发着玫瑰。他知道她会从他身边走过,她会认出他,她会取走一朵迟到了半个世纪的花,而来生,他们会凭此相认,一定。

晚饭后,童话又站在卧室的玻璃窗前向下观望,做着少年的梦念着往昔的少年。童话依稀记得五年前的三月,樱花树下少年一脸认真的告白:“童话,我喜欢你!”樱花纷落,一切如童话般美丽,是她,她自己亲手撕碎了王子和公主的结局。“对不起,我只当你是朋友。”“朋友,童话,我们已经做了五年的朋友了,还不够吗?”“不,我不准。你听清楚,等我长大了,我要娶你。”童话恍惚的看着罗辰,突然她感觉到唇一阵温热,立刻推开了罗辰:“你疯了!”童话甩了罗辰重重的一耳光,罗辰似是被打懵了,竟笑了。“罗辰,我发誓,如果你在这样,那我们就连朋友也不是了。”接着,她看见罗辰失望的转身,失落的离去,失去般的离开。那年我们15.

从那以后,童话就在也没有见过罗辰,她发疯般的寻找,发疯般的怀念,她发现,她已经爱了,爱上了一个消失的少年。除了叶梓,她没有其他从小玩到大的好友,除了洛果,她没有其他不需要与语言就可以沟通的朋友。从下到大,叶梓飘忽不定,通话说,叶梓从未带给她任何安全感。有人说,朋友不是认识最久或者来的最早的那个人,而是来了就不会走的那个人。对于童话来说,洛果就是那个来了不会走的人。她喜欢在春天,和洛果一起背靠背坐在樱树下,或者躺在布满樱花花瓣的地上,抬头看天。定定的,静静的,将自己融进这片蓝色与粉色相织的梦幻,幻想着公主与王子的结局。很多时候,不用交流,她们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她从未放下那个少年,那段樱树下的告白,于是,她养成了这个站在窗前观望的习惯,她相信总有一天罗辰,会走进她的世界。

黄昏时分,车辆渐渐少了,不经意间一辆陌生而又熟悉的车驶进了她的视线。童话迟疑了半分,接着狂奔下楼,她看见车窗里探出一个少年的脑袋,四目相对,却欲言又止,车子渐行渐远……“那是谁呀,童话?”童话回过头,洛果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她的身后,她冲洛果笑笑“他回来了!”洛果默契的闭上了嘴,就是这样,她们之间的沟通,是不需要过多解释的。

辰海大学开学的那天,童话呆呆的盯着专学生名单看了好久她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罗辰,尤启,叶梓……”叶梓缓缓的走进童话的班级冲童话笑笑,坐在了洛果的身旁。叶梓的到来并未使得童话欣喜,时间在流,一些东西已经和时间一起私奔了。等了好久,却只有一个叶梓。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还是有缘无份?童话心里想着。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来了辰海他们却依然相距很远?那种将失望变成希望,又将希望变成绝望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童话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发呆,眸子里闪着晶莹,阳光照进她的眸子,又被眸子里那颗晶莹的东西反射了出去。“童话,看什么呢,上课了!”同桌用胳膊肘撞了童话一下,童话眼中的东西被撞落了,吧嗒一声摔在了桌子上,静下来,可以听见心碎的声音。“怎么了童话,你没事吧!”童话依然是笑笑,然后淡淡的说了句“我很好!”我们数不清自己一生要说多少谎话,但我们知道,我们最容易脱口而出的谎话就是“我很好!”

晚上,童话做了个梦,她梦见13岁的罗辰,拉着13岁的童话,穿梭在那条街的巷子里,巷子好黑好黑好像到了世界末日,13岁的孩子哪会管那么多啊!他们笑着,闹着,跑着,银铃般的童音在天地间回荡,那串笑声仿佛可以穿透眼见的黑暗。“罗辰,我们去哪啊?呵呵呵……”“到了你就知道了!我要带你去看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啊!”“樱花啊,你最爱的樱花啊!”“真的吗?太好了,呵呵呵呵……”罗辰紧紧拉着通话的手,所以尽管巷子很黑,但童话一点也不怕。可是跑着跑着罗辰的手就松了,再跑着,罗辰就不见了。好像是被黑夜吃了一般。不一会,童话就迷路了,这时,她开始害怕了。她惊恐的站着那,不知所措,看不清路,摸不到墙,甚至看不到自己。“罗辰,罗辰,罗辰,你在哪啊?罗辰,罗辰……”童话惶急的喊着,什么也听不到,除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她不再坐以待毙,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她还是不停的奔跑,不停地叫着罗辰,她想跑出黑暗,想找回罗辰。这个地方,像是一条没有灯的隧道,童话就好像是一只迷失了方向的鸟,努力的逃出这个地方。终于,她看见了罗辰的身影,四周也亮了,有罗辰的地方,永远没有黑暗。她欣喜地走近,她看见15岁的罗辰,牵着15岁的童话一直跑着,跑着,跑着跑着他们就长大了。罗辰还是罗辰,他牵的人却不再是童话。他牵着另一个女孩的手。女孩缓缓地转过脸,童话叫了声:“叶梓?”“不,我是安梓!”安梓?……

“啊!”童话被吓醒了,阳光透过窗帘在床上绘出斑驳的影子,童话伸手取了一张纸巾拭去额头豆大的汗粒,闹钟响了,闹钟发出的声音又刺激了她还未恢复的神经。她喘着粗气关掉了声音。她告诉自己“15岁的罗辰是命不是梦,20岁的罗辰,是梦不是命!”

开学两天学校被太阳蒸发掉的活力又回来了,而在这种多的话题中,最热的,还是二班的转学生:尤启,罗辰。“你知道吗?二班新来了两个转学生欸,超帅的!”“知道知道!我喜欢尤启啊,好帅啊!他那双棕色的眸子,真的太美了,他的皮肤……怎么可以那么好啊!整张脸简直是无懈可击啊!哇……我的温柔王子!”“咦……你不要在花痴了啦!什么你的温柔王子啊!”“就是就是!”“我看啊,还是罗辰比较帅,冷色的碎发,配那张美到极致的脸,恰到好处,尤其是,他黑棕色眼睛里射出的那种冷酷的光,就可以把我们秒杀啊”“什么啊!我觉得,还是尤启帅啊~”“不是,是罗辰”“尤启!”“罗辰”……一大早,那些神经病女人就在校园门口议论纷纷。“好啦,你们别争了好不好!就算争得头破血流,人家尤启和罗辰会在乎吗?切”“关你什么事啊!”“对啊,我们乐意!”“算了算了,不跟你们斗嘴了,你们知道吗?二班的安梓……?”“安梓?安梓怎么了?”你们不知道啊?安梓昨天在班上公开宣布她要追罗辰啊!“”啊?不是吧!那。那些追了安梓两年多的人,不是心都要碎了!“”就是就是!安梓仗着他们家有钱什么时候吧那些人放在眼里过啊!“”啊呀,那罗辰到底怎么说啊!“”这就是重点了,罗辰什么也没说!“”啊?然后呢?“然后啊,那些喜欢安梓的就说如果罗辰敢答应安梓,他们就把他痛打一顿!罗辰竟然答应了,还说,他绝不还手呢!”“哇。罗辰好帅哦!”“是好混的好不好!”“谁说的啊!像安梓那个人,就应该这样对她哼~”……

一整天,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这群花痴的声音,可想而知,童话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是有多么的难受!一整天,她都没有憋出几句话。“童话,我们去玩吧!”“不了,你们去吧!”“童话,不如,我们去看樱花吧!”“不了,一天都看好几遍呢!”……一整天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拒绝了洛果多少次,洛果又叫了她多少次。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清晨的厕所正上演着荒诞的一幕。童话走到厕所的巷子边时,撞见了。一群男生,围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她叫安梓,那群男生是一群穿着校服的社会流氓,他们把安梓围在男厕所的门口。其中一个大声喊到:“进去啊,愿赌服输啊!”“什么啊,明明是你们耍赖。”“我说安梓,你说会让罗辰在两天之内和你在一起,可是昨天中午罗辰可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承诺他要是跟你在一起就被我们群殴的!”于是安梓被推了一把,差点推了进去,厕所里便走出了个少年,她撞进了少年的怀里,是罗辰。他们惊讶的盯着罗辰罗辰转了个身,避开他们,于是,看见了巷子外的我,他站住了。安梓趁机跑过来扣住罗辰的手向他们宣布:“这是我男朋友!”罗辰的脸上闪过一丝的诧异接着,搂住了安梓。那群男生一起冲上来群殴罗辰,罗辰没有还手,只是他的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童话。安梓站在旁边等,等罗辰履行了承诺变成自己的下一个玩偶。童话想,离得这莫远,罗辰,应该看不见自己的泪,听不见自己心碎的声音吧。就算能看见,能听见又怎样,本来,她就没打算要隐瞒。他们打完了,罗辰松了口气,安梓扶起了罗辰,罗辰用右手拭去嘴角的血,离开那个地方,走过童话的身边时,她递上了纸巾,罗辰顿了顿,温柔的抹去童话脸上的泪痕,问了句“你是?”同行呀的心脏又颤了一下像初遇的那样回答道“童话”罗辰停在童话脸上的手放下说了句“童话,童年的笑话!”安梓扶着罗辰走远了,童话手上的纸巾落到了地上。她转过头看见樱花下的洛果。童话走过去,洛果默契的随她离开,背靠背的坐在樱树下,樱花散落,落进女孩的心。

童话失魂落魄的过了一个月,她无数次碰见罗辰,无数次的躲开罗辰,那天,罗辰挡住她的去路,她逃不掉了,罗辰握住她的胳膊“你躲我?”她没有说话,挣开罗辰的手,也许是怕弄疼她的缘故吧,罗辰,握得很松。

很长时间的晚饭后,童话没有站在窗前观望。今天不知着了甚么魔,便和以前一样站在那向下看,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等,等那个少年。突然间,窗外下起了雨,童话却笑了,她背起书包径直下了楼,她想,这么大的雨,要是走到学校,那么心应该就会被雨水冲干净了吧!童话刚到楼下,洛果用手挡住头就跑了过来说“快,童话,撑伞啊!”看着洛果一脸的狼狈,童话真的是不忍心让她陪自己淋雨。“我……我去拿伞!”童话随手拿了把靛蓝色铅笔伞。

晚自习下之后,雨稍微小了一些,童话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将伞撑开倒拿在手上,脱掉脚上的蓝色帆布鞋,提在手上,边走边拼命的踢着脚下的雨水,她希望,雨会再下大一些,淋湿她的心,说不定,那个调皮的男孩会在水中扔下一些碎玻璃,扎进自己的脚心。这样就可以请好多天的假了。她没心没肺的笑着,玩着。自行车的声音戛然而止,童话转过身,笑容怔在脸上,她踢了一脚的水在罗辰的衣服上,也许,他刚换上柠檬味道的新衬衣。搂着他腰的双手迅速的抽开,安梓矫情的叫到“啊呀,弄了人家一手的水。”安梓看了看童话,示意罗辰走,罗辰经过我的身边时安梓歪了一下扶手,自行车的轮子驶进了一个水坑。溅起数丈高的水花,童话想::它准能将我浇透,我闭上眼睛,准备好这场洗礼,我等了好久,听到雨水浇在人身上的声音,却没有感觉到什么,我睁开眼,面前多出了一个少年,头顶,多了把伞。这个少年,微笑的看着我,但我知道,他的背后一定湿透了。“你好,我是尤启。”转学生尤启。他的刘海在不停的滴雨,但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的样子好帅,别说是我,我看就连安梓的眼睛都直了。童话呆呆的看着他,尤启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我送你回家吧!”童话转过脸望见罗尘满脸的惊慌失措安梓一脸的坏笑,便转过身算是应允了尤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