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特效震撼,中国电影新浪潮何时再起航

原标题:中国电影新浪潮何时再起航?

要谈论香港电影,徐克这个名字无论如何不能被忽略!虽然他从未拿过很有分量的国际奖项!也未曾像吴宇森一样在好莱坞混出名堂,但他却是香港电影不可或缺的代表人物!

他和程小东被西方电影界称之为东方的卢卡斯和斯皮尔伯格!他们惊叹徐克在90年代,可以不运用任何电脑特效,仅仅利用一些简单的小机关,就能制造出梦幻、瑰丽而大气磅礴的电影画面!

1980年代初,华语电影界风起云涌,大陆、香港和台湾先后出现一批新人导演,他们带着自己的处女作,在海内外影展激起波澜,令世界影坛耳目一新。这其中,打头阵的就是香港电影新浪潮。

徐克是越南籍的华人,出生于越南,1966年全家才搬到香港!1969年在美国学习电影课程。

香港新浪潮多位代表影人都有着西方求学的背景。今天看来,当年他们选择出走海外和当时的社会环境、产业生态以及个人命运轨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赵文卓在某次访谈节目中,谈起徐克,描述说他会整日整夜地守在片场,累了就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醒过以来后,继续导演拍戏。他是为电影而生,视电影如生命的人!

70年代的香港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文化优势,新浪潮影人在青少年启蒙阶段普遍接受的是开放的西式教育,视野开阔。然而其时香港并未设立专业电影培训机构,更谈不上健全的影视教育体系。对怀揣着电影梦的年轻一代来说,到英美求学,既水到渠成,也是一种必然选择。

图片 1

徐克、许鞍华,严浩三位,就是“海归”新浪潮影人的代表,他们的作品为当时的香港影坛带来一派新气象。多年来,三人亦一步一个脚印从学成归港的新鲜人蜕变为华语影坛的中流砥柱。

一、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的徐克

70年代末,徐克进入香港电影圈,开始拍电影,在这一时期,他与许鞍华、严浩、谭家明等导演开始拍摄一些新体裁电影,这些电影与邵氏公司在70年代制作的大量卖座武侠电影有着很大的不同!他们或者用电影镜头思考社会现象,描述社会现实,或者采用新颖的电影制作手法,让观众耳目一新!他们是香港电影新浪潮的代表,代表作如谭家明的《名剑》,许鞍华的《疯劫》、徐克的《蝶变》、《第一类危险》《地狱无门》等,这些电影为香港电影圈注入了新的活力,但是,很遗憾,这些电影的票房大多不怎样!虽然票房不怎么样,但是徐克开始以其电影中独特的拍摄手法,引起影坛关注,如,在电影《蝶变》中,他在华语武侠电影中融入悬疑惊悚的元素,又把一些现代科技如火药、爆破等运用于古代案件的情节设计中!

图片 2

图片 3

徐克

二、80年代追求商业利益的徐克

徐克原名徐文光,1951年出生于越南,亲历越战之苦,年少时期曾于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修读广播电视电影课程,1975年毕业之后移居纽约,1977年回到香港加入电视广播有限公司。

由于《蝶变》等电影的票房失利,徐克开始转换思路!进入80年代,为了适应市场,他开始改拍卖座的喜剧片,这也标志着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的结束。在这一时期,他导演的几部喜剧电影,《鬼马智多星》《我爱夜来香》等都非常卖座。在这些喜剧电影的拍摄中,他运用剪切手段,把漫画式的动作、人物呈现在电影中,既满足了观众的观赏口味,又展示了他在电影制作手法上求新求变的的特色!同时,在这一时期,要论起徐克在电影上的创新,就不能不提到1983年的《新蜀山剑侠传》。在这部电影中,他首次把电光火石般的电脑特效运用于武侠电影,并为此专门请来了《星球大战》的特效制作团队!为观众呈现了现代化的武侠电影!这部电影耗资非常之大,可惜电影票房却未达到预期!不过,这并没有磨灭徐克在电影技术上的探索之心!

越是颠沛流离之人越会情系家国故土。徐克武侠片的故事背景就仿佛中国传统社会的万花筒,处处渗透着民族情结,故土情深。

图片 4

1978年徐克担任导演和剪辑,将古龙小说改编成九集电视剧集《金刀情侠》。在这部电视剧中,徐克尝试将来自好莱坞式的电影手法与中国传统武侠故事题材结合,为后来他所擅长的“科技武侠片”奠定了基础。

三、90年代新派武侠电影中的徐克

图片 5

进入90年代,徐克又开始在武侠电影上大作文章。1990年,他用《黄飞鸿》这部电影,让李连杰成为了一代宗师!拍摄《黄飞鸿》时,在动作设计上,他一改过去写实的拆招拍摄手法,而要求动作设计师把动作打斗设计的轻盈、潇洒而飘逸!使电影中的各种打斗场景,极具观赏性,电影上映后,大获成功!

《金刀情侠》

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他更是大胆地让林青霞反串,扮演东方不败,塑造了东方不败这一经典的电影人设!同时他运用各种电影特效手法,制造出了绚丽多彩,又如梦如幻梦般的电影画面!

许鞍华结识徐克正是因为这部《金刀情侠》。她跟严浩看完这个作品之后惊为天人,当时两人都还不认识徐克,但也难掩激动,直接致电恭喜徐克。

这两部电影的成功,在整个东南亚韩国掀起了武侠电影风潮!一时间,90年代初,大量香港武侠电影充斥着电影荧屏与录像厅!

1979年,许鞍华的《疯劫》与徐克的《蝶变》一起成为了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双杰”。

图片 6

图片 7

四、新世纪的徐克仍在电影之路上求新求变

《蝶变》

90年代之后,好莱坞电脑特效大片兴起,把香港电影击打地溃不成军!香港电影接连失去东南亚各大电影市场,大批香港电影人转去好莱坞发展!在这一潮流下,徐克也为好莱坞导演了几部动作电影,如《雷霆出击》与《迎头痛击》,但是并不太成功!他也曾经尝试过拍摄其他类型的电影,如《女人不坏》、《深海寻人》等,但是票房都只一般。

提起这段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往事,许鞍华回忆道:“拍《疯劫》那时成天会见到他剪片,因为大家剪片都在香港冲印公司剪片,他正在剪《蝶变》,我们一人一个角落剪片。他一向都是我的偶像,他剪片那种一丝不苟,让我很印象深刻。”

2011年,他再度拍摄武侠电影《龙门飞甲》,这一次,他把3D元素融入电影中,各种打斗飞跃,都运用3D特效呈现,让观众大呼过瘾,票房大卖,使得武侠电影再次掀起波澜!

徐克的《蝶变》表面是武侠题材,但本质来看更像是悬疑推理片。从美国留学归来的他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奇思妙想付诸实践,不断地在传统武侠的基础上融入好莱坞和日本电影的悬疑概念和手法。

图片 8

《蝶变》就有着野村芳太郎《八墓村》和希区柯克《群鸟》的影子,甚至惊现酷似《星球大战》中铁甲人的造型等元素。这部作品的问世,让武侠片在风格和内容上有了全新的突破。

看完徐克70年代末至今的电影导演路,仿佛看完了这二三十年来,香港电影的发展史!徐克对于华语电影的贡献,是不能抹杀的!

图片 9

最近几年,徐克监制或者导演的几部电影,如《新奇门遁甲》《三少爷的剑》《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都不太好,人们不禁开始怀疑徐克是不是老了,再也拍不出好电影了,但是我仍然坚信,他会用新作品,让华语武侠电影再次振兴!

《青蛇》

在这之后,徐克大刀阔斧地尝试科技和特效手段,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逐渐成为他的金字招牌。《女皇密令》、《青蛇》、《倩女幽魂》,《蜀山传》等作品,一部一个精妙怪绝的世界。东方的食材加上西式的烹调手法,每每都让徐克找到巧妙的平衡。

但徐老怪行走江湖靠的绝不只是中西方元素的直白嫁接。真正的点睛之笔,应是脱胎于他的早年经历,多年来发展出的一套看待当今世界的独特视角。

中国、海外,香港。地域文化之间的交集与缝隙让他在处理《黄飞鸿》系列上有着自己更多的思考。以黄飞鸿故事为题材的电影超过百部,而徐克镜头中的黄飞鸿系列主人公强调了关于家国天下和民族安危的忧思与困惑,独树一帜。

图片 10

《黄飞鸿2:男儿当自强》

徐克既没有被类型体系束住手脚,也没有刻意与之抗衡,而是在电影工业的框架下书写自己的个人表达,对这种中西相互嵌套、融会贯通的模式一直痴迷探索直至今日。

许鞍华

今年年初许鞍华凭借《明月几时有》第六次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这位71岁的华语女导演,自执导电影处女作《疯劫》至今,已经坚持创作了40年。

进入电影行业以前许鞍华曾在香港大学进修英国文学及比较文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赴英国深造,在伦敦电影学院攻读电影课程。1975年回到香港,不料遇上电影业低迷。许鞍华回忆说“(我)在胡金铨的工作室做了两三个月,主要等他开戏替他做副导演,但他一直都未开戏。”

图片 11

《狮子山下:越南来客》

转入香港电台电视部的许鞍华与徐克、方育平,张婉婷等人联手执导了电视剧《狮子山下》,记录了上世纪70至90年代香港社会的进化过程,许鞍华对个体在时代潮流中沉浮的敏感初见端倪。

1979首执导筒的电影《疯劫》和1982年的《投奔怒海》双双被认为是香港新浪潮的重要作品。前者强调实景拍摄、不加雕饰的写实风格,被称作是“香港第一部自觉探讨电影的叙事模式、手法和功能的电影”。后者取景海南,虽然讲的是越南人民的艰难求生,但被外界认为指涉当时香港的相似困境。

据说《投奔怒海》的剧本是严浩和陈韵文为夏梦写的,严浩不敢拍,才辗转到许鞍华手上。面对主题上的纷纷扰扰,许鞍华回应说:“《投奔怒海》不是要突出政治,而是生活感。”

图片 12

《投奔怒海》

直面生活,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满怀温情,笑对世事艰难,是许鞍华电影始终如一的态度。她的镜头捕捉到了港人身上如此这般的乐观,放在香港这座“无根之城”的背景之下,显得尤其珍贵。

许鞍华电影中反复出现“人的无根”这一主题,与她自身经历有着紧密关联。在自传性作品《客途秋恨》中,张曼玉饰演的晓恩英国留学归来之后发现与母亲的隔阂只增不减。直到陪同母亲回到日本探亲,母女才终于打开心结,获得沟通与谅解。

图片 13

《客途秋恨》

许鞍华出生于辽宁鞍山,父亲是国民党文书,母亲是日本人。小时候一家人在澳门生活,又搬到香港,英国留学之后,才算在港定居。漂泊、隔阂、离别、融入、寻根……直到十五六岁才知道母亲是日本人的许鞍华亲身走过一个“离客”的心路历程,因此她的电影总能以真情实感入手,纤细地切入一代港人的内心世界。

关锦鹏曾经评价许鞍华:“阿Ann总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在自己的电影中渗进很多历史的观照,这份历史观照就成为许鞍华电影很独到的地方。”

《天水围的夜与雾》中客嫁香港的大陆新娘,《桃姐》中忠心侍主的女佣,许鞍华的镜头对准的人物纷纷经历旧秩序的黯然退场和新关系建立之初的阵痛,她的作品始终在引导观众触摸最最当下的生活脉搏。

图片 14

《桃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