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诗集,夕照耕种忙

  黄昏是一头迟笨的黑牛,
  一步一步的走下了西山;
  不许把城门关锁得太早,
  总要等黑牛走进了城圈。
  黄昏是一头神秘的黑牛,
  不知他是那一界的神仙──
  天天月亮要送他到城里,
  一早太阳又牵上了西山。
  (原载 1926 年 4 月 15 日〈晨报副镌·诗镌〉第 3 号,后收入〈死水〉)

那方块形的田里灌满了水,白花花的一片,通红的云霞倒映在水田里,火焰一般红。一位农人,黝黑的脸,皱纹在欢快地游动着,里面镶满了泥水,如同布满了田间的小道,一手扶犁,一手扬着牛棍在忙着呐。那并排拉犁的黄牛黑牛呢,不紧不慢,迈着方步,嘴在不停地咀嚼着,打着响鼻向前犁去。农人扬了扬手中的牛棍,牛儿早已明白了农人的意思,加快了步伐,前蹄踩下去溅起的泥水仿佛在说:“别急,别急,节令还早着呢。”怎么不急呢,瞧瞧人家,秧苗都已经插下哩。这不,那月牙形的田块里,几十个人一排的农妇,在弯着腰,退着身子在插秧呢,她们的前面,早已成了一片新绿,那新绿还在不断地延伸着,延伸着……夕阳下的秧苗在晚风中挥着小手,似在为人们加油鼓劲。是的,今年滇西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地里的小麦颗粒无收,得抓紧节令耕种,把小春的损失夺回来呀。

巍巍西山,山青如黛,太阳失去了白日的余威,伴着五彩的云霞往山那边歇息去了。

田埂上挑秧农人的担子传来吱呀吱呀的响声,和着那此起彼伏的蛙鸣声,虫儿呢喃声。慢慢地,四周模糊起来……

文/赵元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