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友三诗集

  太阳辛苦了一天,
  赚得一个平安的黄昏,
  喜得满面通红,
  一气直往山洼里狂奔。
  黑暗好比无声的雨丝,
  慢慢往世界上飘洒……
  贪睡的合欢叠拢了绿鬓,钩下了柔颈,
  路灯也一齐偷了残霞,换了金花;
  单剩那喷水池
  不怕惊破别家的酣梦,
  依然活泼泼地高呼狂笑,独正玩耍。
  饭后散步的人们,
  好象刚吃饭了蜜的蜂儿一窠,
  三三五五的都往
  马路上头,板桥栏畔飞着。
  嗡……嗡……嗡……听听唱的什么——
  是花色的美丑?
  是蜜味的厚薄?
  是女王的专制?
  是东风的残虐?
  啊!神秘的黄昏啊!
  问你这首玄妙的歌儿,
  这辈嚣喧的众生
  谁个唱的是你的真义?
  (原载 1920 年 10 月 22 日《清华周刊》第 195 期,后收入《红烛》)

柠檬夏,鸣叫的蝉,用嘹亮的歌喉,唱夏,唱黄昏。晚霞连成山的脊梁,细品浓蜜的红茶。荷花温润如酒,认真地吐露着清瘦的梦寐。田田的荷叶长得刚刚好,用翡翠的身子将晶莹的田螺托起。纤细的草鱼,如柳,敏捷地钻出水面,狠狠地咬住阳光,不肯松口。夕阳拼命地缩进了云里,疼痛得瑟瑟发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