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宠溺,短篇小说

摘要:
京城的大街上,小贩叫卖声、孩童欢笑声连成一片,热闹非凡,一片繁华盛世景象。偶尔出现的破坏和谐的景象,通常很快就会消失,比如现在,就是其中一个偶尔。一群人追赶着一个正飞快跑着的少年,仔细打量少年,他所

       
京城有两大传说。一个是九王君墨寒,传说他为战神转世,战无不胜,且有天人之姿,可惜不近女色,疑为断袖。而且盛传九王脾气不好,若惹到他,下场都很惨烈,所以无人不怕。

京城的大街上,小贩叫卖声、孩童欢笑声连成一片,热闹非凡,一片繁华盛世景象。

       
一个是将军府小霸王风沐汐,虽为女子,但纨绔任性,可偏偏一向严肃古板的大将军就是愿宠着自家宝贝女儿,每当好友劝诫,大将军就一副我女儿做什么都对的表情,骄傲的告诉他们,“小汐可是有分寸的,宠不坏,再说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我不宠着谁宠?”

偶尔出现的破坏和谐的景象,通常很快就会消失,比如现在,就是其中一个偶尔。

       
一道圣旨下来,举国哗然,什么?!皇上给九王和小霸王指婚,反应过来的国人们开心得似是过年,一齐庆祝,这两个祸害在一起了,咱北川终于太平了。二人成亲当天,除了大将军脸色阴郁,其他人都高兴得仿佛是自己成婚似的。

一群人追赶着一个正飞快跑着的少年,仔细打量少年,他所穿的衣服,不算是很华丽,在这大街上一晃眼,你便看不出来这大街上谁是他。

       
但脸色阴郁的大将军还是有伴的。刚被送进洞房的风沐汐见人都走了,一把扯了自己的盖头,“小姐,这不能扯下来,得等王爷回来……”“回他个大头鬼。青衣,你现在应该去好好烧柱香,祈祷你家小姐我今晚存些理智。”风沐汐打断青衣的话,在床上抓了一把花生就开始吃。“存些理智?”青衣想了想这话,不知想到了什么,瞬间羞红了脸。“你想哪去了,呸呸呸,我怎么可能看上这么自以为是,一无是处的男人?”风沐汐一看她那样便知她想歪了,立刻挽回自己形象,“我是怕我今晚会弑夫。”风沐汐面目狰狞,“君墨寒他……”

但是,如果你看到了他的容颜的,你一定会被惊呆,仔细一看这个脸蛋儿,水水嫩嫩,白白漂漂,整整一个美人儿啊!

       
“小沐,为夫怎么了?”一身红衣的君墨寒抬着饭菜愉悦的走进来,能不愉悦吗?盼了十年的媳妇儿终于到手了。“你无耻。”风沐汐一看到他便怒从中来,“是是是,我无耻,我还无理取闹。”完成了心愿的某人显得特别好说话,青衣有眼色的下去了,还关上了门。“君墨寒你个骗子,明明说好明年才成婚的,你出尔反尔!”风沐汐怒道,“我这不怕咱爹反悔吗,”君墨寒摸摸鼻子,乖乖认错,“小沐,是我错了,我迫不及待的想娶你。而且我再不下手可就晚了,指不定咱爹给我弄多少情敌出来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他知道我俩私定终生,他就一直给你找其他歪瓜裂枣的画像给你看。”风沐汐听到这话,火气消了点儿,但还是没好气的说,“还咱爹,改口的挺快呀。再说了,那些哪是歪瓜裂枣?都是青年才俊,我爹养了十六年的女儿,一下子被你拱了,还不提前告诉他,光这条,我爹就不待见你。”“所以拜托小沐在爹那里美言几句。”君墨寒忙道,“小沐,这是我做的饭菜,你应该饿了。”“你哪来的时间做饭?”“外面有君瑾言呢,我把宾客丢给他了。”君墨寒一脸理所当然,风沐汐火气彻底消了,“那可是皇上
。”“哪有我媳妇儿重要?”君墨寒一笑,若外面招待宾客的君瑾言听到这话,绝对想哭。风沐汐也笑了,谁能想到外面盛传的杀神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少年向后看了看对他穷追不舍的那群人,撇撇嘴,真倒霉!他们干嘛不放过她!

       
北川百姓是越来越惊悚了,谁能告诉他们,这小霸王是越来越放肆了?她都嫁给杀神了,不应该收敛些了吗?还有本该不待见小霸王的九王怎么比大将军还宠她?这世界凌乱了。于是他们就这么看着九王府天天闹幺蛾子。

李夙沫看到迎面走来的两个男子,身后跟着两三个护卫,前面那个墨色衣服的人她好像在哪见过。不过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当下心一横,在人群中左穿右穿,然后闪到那个穿墨色衣服的男子面前,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王爷,王妃打碎了您最喜欢的那套茶具。”影七急忙来报,“什么,王妃伤着没有?”君墨寒一急,忙起身,影七汗颜,“没有,王妃没伤着。”“那你大惊小怪的。”君墨寒坐下,松了口气。王爷,该注意的不是您的茶具吗?

此两男子乃当今皇上第五、七子,据说五子性情古怪,李夙沫很不巧的抱住了五王爷,后面追着李夙沫的人,左瞧右瞧,瞧不见她了,带头的一声令下,分头找。

       
“王爷,王妃把丞相府的公子打了。”“那你还不去帮忙,来这儿废话,万一王妃打累了呢?”君墨寒斥责
,影七抹抹汗,“这事儿王妃没错,是那人调戏民女在先的,王妃是为民除害,可丞相说要让王妃付出代价。”“呵,把他贪污的证据交上去!本想事儿不严重留他一命的,他自己想死别怪我!”君墨寒冷笑。

李夙沫听到没了动静,心中侥幸,她悄悄转过头向身后望了望,嘿嘿,走了。开心一小下后,她想起了她似乎抱着一个人?她转回头便看到,眼前这个很帅的人,脸上布满了乌云,吓得她赶紧放开他,“对对对、对不起。”

       
“王爷,皇上请王妃进宫做客,给王妃介绍了不少世家公子。”影七终于遇到大事儿了。“立刻进宫!”君墨寒脸色瞬间八月飘雪。

“把他带回去给本王关着。”君祁黑着脸说到,竟敢在大街上抱他!还是个男的,他一定要好好的把这个小子揍一顿!

         
二人刚一到御花园便看到“泪眼汪汪”的君瑾言,“九弟,你终于来了,我快要被你媳妇儿整死了,你快带她走吧!”“是你把她带进宫的。”君墨寒冷冷的看他一眼。“他要给我介绍那些世家公子,挑拨离间,还想让你娶南越公主。我才把那些公子打跑,摔了他的宝贝,毁了这些花的。”风沐汐一脸委屈。“你还差点拆了御书房!”君瑾言立刻补充。“乖,那个公主是七哥的心上人,不用担心。”君墨寒揉揉她的头发,笑的宠溺。“好!”风沐汐点头,“我们回家。”君瑾言看着他二人若无旁人的秀恩爱,一脸心酸,你们都是坏银,呜呜呜呜呜。

君祁身后的人憋着笑,看来五哥的生活会增添些乐趣了。

       
“君墨寒,你还会娶别人吗?”回去的路上,风沐汐拉着他的手,“有小沐就够了,我只要你。”君墨寒握住她的手,坚定深情的道。“君墨寒,干嘛对我那么好?”她眼眶有些湿润,“因为我爱你呀!”君墨寒看着她,因为爱你,所以才想许你一世宠溺,才想让你在这方天地活得潇洒恣意。

君祁也没了心思和君亦去什么酒楼了,阴沉着脸大步向他的府中走去,可怜的李夙沫就这样被押到了君祁的王府。

        夕阳洒在他二人身上,温馨而又幸福。

君祁的王府内,建筑风格很特别,没有那么多的金炉次第,只是多小榭亭台、花草树木之类,放眼看去,不会有身在王府中,与权贵相交的压迫感,心中反而会觉得很舒适、自然。

       

李夙沫被押到君祁的王府后,虽然君亦也想凑热闹,但是今天君祁的心情很不好,于是他被君祁无情的赶走了。

图片 1

“你抱本王做什么?”君祁坐在一把柚木椅上面,冷冷的看着被两个护卫押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图片 2

李夙沫怕怕的看着君祁,她进了这王府后,算是想起来了,他就是五王爷君祁,曾经在皇宫不经意瞥过一眼,只是他应该不认得她吧?

      【完结】

“我、我、”李夙沫我了半天也没有想好说词,此时的她脑子迅速的转动着,当然她是没有转出任何的说词。

君祁对于被审问的人,说话向来简洁扼要,跪着的人此时的神色他看在眼里,“你是谁?”

“我,”李夙沫顿了一下,她不是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名字吗?“我是苏梨。”

“苏梨?你是女的?”君祁对于她说的名字有些吃惊,再看她的模样,穿上女装的她,绝色倾城。她真该换下了这身男装,君祁有些嫌恶的看着跪着的少年所穿的衣服。

“嗯。”对于君祁看穿她是女的,李夙沫一点也不着急,毕竟他不知道她是李夙沫。

君祁起身挑起李夙沫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直视他,李夙沫的心中一动、脸微微一红,她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与人对视过,而且还是男人。

他细细的将她打量了一番,这容貌百看不会生厌?他放下了她的下巴,对她身后押着她的护卫吩咐到“把她关柴房去。”

听到君祁冷冷的话语,李夙沫眼中出了一丝惊愕,他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心么?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的吧,而且她的模样也不差吧?

仅仅是一个下午,京城的流言便传盛了。

“你知道吗?今天五王爷被人强抱了,还是个男的。”

“什么?五王爷被男的强暴了?”

“啊?五王爷是断袖,被那个男的强暴了。”

第二天,流言便传到了王府,君祁的脸色能与锅底比黑了。他快步走向柴房,一脚踢开了柴房的门,正蹲在柴房一角的李夙沫慌忙的站起来看着他。

“你十天之内给本王找到一个王妃。”君祁的眼神像是要把李夙沫给吃了般,吓得李夙沫赶紧低下了头。

待在柴房的李夙沫并不知道外面的流言,只以为她快要离开这里了,所以忙点头,“好、好”

不过,他今天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吓人呢?

君祁走出柴房,柴房也不再上锁,李夙沫忙跟他出了柴房,她去给他找王妃?

李夙沫原本打算偷跑掉,可是君祁却叫人与李夙沫一同去找,似乎是看穿了李夙沫的心眼。

李夙沫只能乖乖的去给他找王妃,不过这事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毕竟和她一起玩耍的那些姐姐妹妹们,有不少恋上了他。

李夙沫先到了她最好的朋友游蓠家里,游篱听下人说李夙沫来了,忙欣喜的出来接她,“夙……”

李夙沫打断了面前女子的话,笑嘻嘻的说到“这位姐姐,我是苏梨,今日前来是想做个媒。”

女子看懂了李夙沫递给她的眼神,也想起她是离家出走的,便随着她,“苏梨?做什么媒?”

“五王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