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念奴娇

念奴娇·春情

  李清照  

【宋】李清照

  荒废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阳春近,各个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隐私难寄。

冷清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暮春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隐秘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被冷香销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朝晴未?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朝晴未?

  李清照的著述,最大特征,乃是开荒了词坛中的“微观世界”。

【简析】

  她能从极微细处写出人物,传出心理,文心之细,是前人所未曾有过的,也是儿孙不容易学步的。大家假设不从那上头去考察易安居士,仅仅欣赏她那几个警句,实在远不足以明白那位历史上有名最高的女诗人。

在孩子他爹赵明诚出仕在外的三个春天,风雨连绵,-阴-晴不定,词人独守内宅,离情万种。她欲饮酒赋诗,又怕招来闲愁;欲寄万千心事,又恐传递无人;欲倚栏远,又觉娇慵无力;欲拥衾独卧,又感被冷香销。

  此词写的只是这么一件小而又小的事:

  从表面看,此词描写的是一场春雨。既是写春雨,我们就不妨拿它同西魏诗人史达祖的咏春雨名作《绮罗香》对照一下,看看两个之间的异同之处。

  史达祖的《绮罗香》,基本上是属于咏物性质,手法是从正面着笔,客观抒述,渗入小编个人的心理少之甚少;李清照那首《念奴娇》却昔不方今,运用的是从旁衬映的招数,透过人物的行进和思维变化,既写了一场旷日漫长的春雨,更写出人物的精神状态,它是纯然属于抒情的。

  那么,在《念奴娇》词里到底要抒发什么的情义吗?细读之下,大家便足以回味出来:那是季春天节,连日下着无休无止的雨,天气又潮又闷,就象监管似地,人老呆在家里。加上孩子他爹离家日久,闺中孤寂,平时已经是无聊,近年来就进一步感觉那无聊的重压了。词中写了“别是闲滋味”八个字,恰好从尊重点出了题旨。

  大家且按韵分段,逐段加以剖判:

  “荒疏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先写情状,然后由情状引出风雨,再由风雨又想起景况,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手段。你看,那是个小小宅院,平常已然是冷冷酷落的,里面住的人,男的出门去了,只剩余女主人和多少个丫头,在斜风细雨之中,门庭更彰显落寞不堪。那就只好把几重门户都关闭起来。

  这一韵是先把碰着和空气带出,令人精通是那般贰个院子,又是那样一种天气。

  “宠柳娇花阳春近,各样恼人天气”──原来那不是潇潇的秋风秋雨,时令却是在冷节以前(禁火节是从明年亚岁后计第一百货公司零二十一日,常同三月节连在一同)。那本来是个好时节,大家每年都要进行盛大的游春会,到岸边郊外去喜庆一番。方今,外面包车型地铁公园亭榭,想必各镇长着繁花嫩柳,企图大家观赏了。不料老天爷却故意跟人闹别扭,偏在那一年又是刮风,又是降雨,总不肯停下来,可真把人烦死了。

  “宠柳娇花”,是面前碰着春季重视的柳和因受宠而更娇的花。那多少个字一直十分受赞赏,以为是形容得好的。

  “各样恼名天气”,不是风,就是雨,既是可恼;象放晴,却不曾晴,又是可恼;本来是游春日节,却硬把人拦截,就更可恼了;並且风雨还只怕会阻拦着外出的先生的规程呢!

  “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从这一韵初步,就一步步鼓起写人,写人的情丝,写心绪的发展和变化。那位闺中少妇闷在屋企里显明已经不仅仅一两日了,以为日子更是倒霉打发,人也愈加闲得发慌。咋做?总得找点事情消遣消遣才好呵!她想呵想的,终于想到,写几首险韵诗是消磨时光的好点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